违约总额创新高、“国企信仰”受重创,债券市场亟待正本清源

2020-12-21
债务违约.PN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黄晓峰
编 | 宋   鸿

利率震荡带动2020年债券市场波动,并在接连违约中暴露更多问题,饱受诟病的除了“国企信仰”、结构化发行,还有债券信用生态问题。日前,继证券评级机构中诚信、大公国际被约谈后,东方金诚因多项违规被责令整改,并被中央纪委介入调查。


“今年债市收益惨淡,据我们统计,截至目前,今年纯债类基金平均收益率大约在2%左右,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许多踩雷的纯债基金收益率直接变为了负数。”某公募基金纯债类基金经理向《今日财富》杂志透露。


根据wind统计,截至12月14日,场内与场外市场违约或展期的债券已达134只,涉及金额1507亿元,创下新记录,其中,超过40%的债券违约主体评级为3A。曾经作为债券市场“香饽饽”的国有企业今年同样问题不断,截至目前已有8家国有企业债券构成实质性违约。


数据来源:Wind资讯

 

债券违约金额创新高、“国企信仰”倒塌,令众多投资者感到不解。根据Wind资讯、《今日财富》杂志统计,截至12月中旬,今年债券违约事件涉及债券发行主体68个,已波及包括银行、证券公司在内33家金融机构,但在市场的质疑声中,多数机构选择了沉默。


债券市场扩张加速  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事实上,近年来,债券市场规模的加速扩张,债市的野蛮生长也催生了不少问题。根据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至2019年债券违约数量出现了大幅度上升。其中一部分原因可能与债券市场的整体发行规模上涨有关。


数据来源:国泰君安研究报告

国金证券投行相关负责人向《今日财富》杂志表示,2019年整个交易所债券市场总体发行规模同比2018年增长24.49%,其中公司债券发行规模同比增长53.47%。各证券公司在2019年看到行业趋势后也都加大了债券业务方面的投入,国金证券在2019年公司债和企业债的承销规模同比增幅超过300%。

 

“2018年和2019年许多企业将信托非标融资转为了标准债券融资,扩大了企业债规模的增幅。”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向《今日财富》杂志表示,“一般在一轮货币宽松之后都会出现一些债券违约时间,其逻辑是一些企业在货币宽松时认为宽松的货币未来都是常态,这样就按照长期货币宽松货币政策去投资布局。结果货币紧缩到来,企业的资金链就非常紧张,以至出现违约。”


结构化发行疑云重重  海通证券、东海基金被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轮信用债危机发生后,海通证券、兴业银行、光大银行、中原银行、东海基金等一众金融机构先后被监管点名或调查。

 

《今日财富》杂志发现,在永煤债券违约事件里第一个被点名的海通证券并非违约债券“20永煤SCP004”、“20永煤SCP007”和“20永煤SCP003”的主承销机构,而是可能触发交叉违约的“20豫能化CP002”债券的主承销机构。

 

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根据调查获取的线索并结合相关市场交易信息,发现海通证券及其相关子公司涉嫌为发行人违规发行债券提供帮助,以及涉嫌操纵市场等违规行为,其后因相似原因被点名的还有东海基金。

 

市场认为,对海通证券和东海基金的调查或与结构化发行有关。

 

所谓结构化发行,是指融资主体与券商共同认购债券,融资主体确保债券顺利发行,券商可从中赚取通道费,其本质是监管严令禁止的发行人“自融”行为,即直接认购或通过资管产品间接认购所发行的债券。

 

“结构化发行放大了债券市场的风险,让一些原本发行较为困难的企业最终发行债券成功,但这将风险放大了。从经济结构转型上看,这类发行困难的企业不应该以结构化方式发行,该淘汰的就要淘汰。”吴照银向《今日财富》杂志表示。

 

资料显示,东海基金旗下产品中持仓前五的债券就有海通证券主承销的债券,如东海祥苏短债A持有的“20平煤化(疫情防控债)”、东海祥瑞债券基金A持有的“18大同煤矿MTN006”。与此同时,东海基金今年4月份新上任的副总经理苏尚才,曾为海通证券固收研究员。

 

而为了更进一步厘清事实,《今日财富》杂志就相关问题向海通证券与东海基金求证,比较遗憾的是,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双方的回复。


信用评级虚高  风险预警能力弱


与此同时,信用评级问题频发也引发了市场对债券信用生态的质疑。据悉,目前国内大多评级机构采取的是由发行人支付佣金的方式,这使评级机构与发行人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评级机构的独立性也备受关注。

 

信用评级机制失效甚至“评而无信”,不仅无法减少信息差异,甚至伤害金融资源配置的长期性和有效性。12月1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载文指出,知名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金永授、东方金诚江苏分公司原总经理崔润海近日被“双开”,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作为国有信用评级机构高管,金永授和崔润海凭借手握的金融资源和职务便利,损公肥私搞利益输送,肆意妄为收受财物,涉案金额巨大,再次将信用评级机构的公正性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

 

据数据统计,三季度存续的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公司债和企业债发行人AA级占比分别为29.58%、23.38%和56.90%;AA+级及以上发行人占比分别为68.87%、62.62%和31.90%,AA级以上各类债券全部接近甚至超过90%。

 

这些AA级以上的债券中究竟包含多少水分?目前尚难预测。永煤债券违约后,中诚信国际将永煤控股主体评级从AAA下调为BB,华晨汽车由CCC级下调至C级。但触发违约后才下调评级也显示了信用评级机构风险提示功能的不足。

 

在业内看来,在资管新规非标转标的大势之下,债券市场扩大规模成为必然,发行主体、承销机构、评级机构和中介机构如何更好地恪尽职守、公平公正地承担自身义务,维护债券市场的稳定发展,成为了此次债券风波之后需要追问的问题。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