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宗胜:平等的居民收入分配方能促进社会迈向共同富裕

2019-07-19
art (5).jpg

作者:孟春瑶

11月30日,在《今日财富》主办的以“合规与转型”为主题的“2018中国独立财富管理峰会上,南开大学教授、博导、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院长、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和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获得者陈宗胜先生从收入分配的角度做了精彩的主题演讲。陈宗胜认为,分配与激励体制是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以来*成功的体制改革,在改革中不断地调整公平与效率的关系,*后方可实现共同富裕。

陈宗胜指出,*近在全国上下呼吁发展民营经济的过程中,都涉及到财富的积累、财富的运营、财富的投向等问题。收入是财富的一部分,从一定角度可以说收入是流量,财富是存量,这二者存在相互转化的关系。

陈宗胜教授展示的数据表明,我国民营经济在财富创造过程做出越来越大的贡献,比如目前民营经济贡献50%以上的税收,税收是国家财富;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包含了国家与个人;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和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以及90%以上的企业数量。这些数据涉及财富的存在形式与财富运用的结果,但这里面没有涉及财富的分配比例。如果以净资本作为财富总量,则民营经济的财富和公有财富各自所占比例如下(各种研究有所不同):目前全社会总资本约1500多万亿,公有资本1211万亿元,占全社会总资本的81%,而非公有资本约300万亿元,占19%。分类别看,在经营性资本中(即在企业里运用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合资企业等,总资本数额是650万亿,其中公有资本360万亿,非公有是290万亿,非公有占44.62%。而公共性资本(77万亿)与资源性资本(775万亿)中,各种算法都显示,公有资本占90%以上。所以这些大致的数据表明,一方面我国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没有根本性改变,公有经济制度混改的潜力仍然非常大,另一方面也说明民营经济以40%多的资本提供了大于50%以上的贡献,为继续实行国企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提供了依据。

谈到收入分配的现状,陈宗胜表示,*近自己出版的《中国居民收入分配通论—从贫困迈向共同富裕的中国道路与经验》一书中,总结了中国收入分配的道路与经验,结论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收入分配制度和激励体制改革是*根本的,也是*成功的。从收入分配角度来看,分配与激励体制是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中*成功的体制改革。通过激励体制即分配体制改革,把中国人的积极性激发出来,进而创造了财富。当然从另一角度看,中国的收入分配体制改革,也是马克思主义按劳分配原则制度逐步中国化、本土化的过程,包括按劳分配与按要素贡献分配相结合的分配体制现状。陈宗胜认为,分配体制改革是在不断地调整公平与效率的关系中实现的,其*后目标是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

陈宗胜考察了以基尼系数表示的收入分配结果的差别程度。发现,总体来看在高速发展的四十年,其中2000年前阶段收入差别确实在扩大,但2008年到目前收入差别是在下降,差别逐渐缩小,差别程度仍然较大或较高。这是改革成功的一个证明,也说明了***的”先富后富”政策是有效的,是成功的。陈宗胜早于八十年代末期就提出了“公有经济收入分配倒U理论”,可以说“假说变成科学”。

陈宗胜特别考察了居民的收入分配格局,指出中国居民收入分配格局从80年代的“扁平型”,转为九十年代的“金字塔型”后,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地变成了一个“葫芦形”,距离变成“橄榄形”还比较遥远。这是我国二元制度导致的*大的机会不均等,即城乡差别形成的机会不均等,这可能会使经济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因为二元体制存在,广大农村居民由于制度限制,无法与城镇居民一样地参加到改革开放大潮,享受同样的福利待遇。比如城乡之间的基础设施投入差别、社会服务事业成熟程度差别,要远越过城乡收入差别,甚至差别大到30-40倍之多。

“葫芦形”分配格局的根源是二元经济体制。陈宗胜提出对策是,固然要强化分配与再分配政策,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推进城乡均衡发展或城乡村一体化发展体制。总体来看争取发展农村、农业、农民,扩大中等收入阶层的比重,让他们逐渐上升到葫芦形的上半层,通过城乡一体化上升到葫芦形的上半部分,把中间阶层突鼓出来;当然我们不能从上面的富裕阶层往下降低来增加中等群体,所以必须要从底下往上上升到中等阶层。因此他认为,一是要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农村基础设施;二是要城乡一体化进程当中,加快振兴农村农业的发展,包括扶贫。三是城乡一体化过程中,要加强教育培训等,发展农村社会事业。四是城乡一体化过程中要增加居民收入中资本收益的比重,要发展民营经济、私有经济,鼓励更多的民营经济发展。五是要真正认识到农村、农业、农民的发展是中国下一步发展的核心问题。农村、农业、农民不发展,中国的小康社会,中国的富裕社会是不可能完成的,是实现不了,从而中国的“橄榄形”社会也是远远实现不了的。

对于收入财富的投向陈宗胜认为,城市里的房地产赚取超额利润的时机已经过去了,今后只能是围绕平均利润。而对于股票、证券市场、资本市场等,他表示大发展的时候还没有到。由于中国的资本市场远不完善,资本市场的参与者、运营者、监督管理者的制度等都是不成熟的。贵金属、艺术品、古玩这些财富市场都是富裕的小众市场,要等到变成“橄榄形”实现的时候才会有更多人参与进来。

*后陈宗胜提倡,要听话、跟走、按指引的方向,发展农村、农业、农民。从收入财富投资的方向看,要从农村转向乡村振兴,农村的落后就是潜力。他给出建议,财富的一部分要从虚拟市场上转向实业。要通过基金、信托、投资等等,通过各种形式参与到农村的发展。当然目前资本“下乡到农村去”,的确仍有认识上的问题,政策上的问题也没有解决。陈宗胜呼吁资本界、金融界、财富管理运营界,应当参与进去,从而共同讨论并解决这些问题。资本可以参与到农村的土地改革和土地收购,这是中国财富管理下一步很重要的方向。他认为,民营经济、个人财富未来在农村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有获得超额利润的极大潜力。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6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方路800号宝安大厦2003A室
最具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