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财务造假钻了谁的空子?

2020-04-10
timg.jpg

编者按:近期,境外上市公司瑞幸咖啡(NASDAQ:LK)财务造假事件引发资本市场高度关注。4月5日,瑞幸咖啡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道歉声明称,涉事高管及员工现已被停职调查,将成立独立调查小组彻查。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也发朋友圈,称会接受一切质疑和批评并会尽全力挽回损失。

 

瑞幸钻的“空子”是国内外估值逻辑的差异


最近,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今天我们换个角度来看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首先,境内外市场的估值逻辑存在很大差异。瑞幸炒作“无人零售”概念其实无实际价值,市场看重的是数据,所以瑞幸咖啡COO造假的手段也主要是数据造假。


笔者印象比较深的一个细节是:原来的“小票”是连号的,后面变成了“跳号”,即便是烧钱亏损,但对于单店销售额,每单价格,咖啡和其他的比例等参数,都是投资者估值模型的参数,所以伪造这些数据就能直接影响估值,三季报出来后瑞幸的股价提升极为明显,当时很多逻辑都是基于这些数据的超预期优化。而国内不太一样,模型是不存在的,比如最近火得很的zq,股价涨得莫名其妙,几乎就是靠概念,只要蹭上热点或热概念即可,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互动易,即便一些金额很小的对外投资公告就能把股价炒上天,完全不用数据和模型来支持。


笔者曾和一位高比例沪港通持股的A股董秘聊过,和国内外投资人做路演的时候的感受差异,结论也是相似的。但反观国内上市公司认真做估值模型、路演时重视关键参数的公司真的太少了,那些多主业的更是一塌糊涂。所以今年笔者反复规劝上市公司高管:要建立自己的估值模型和注重关键参数,特别是在疫情不确定下,模型虽然不一定准,但至少比拍脑袋谈概念更让自己或别人感到comfortable。

 

引发监管其实是“看不见”的做空机制


另一个观察点则是做空机制,包括最近证监会关于瑞幸咖啡的那则发布,值得大家深思。瑞幸创立伊始,大谈做空机制的重要性,但其实国内很多人忽略了做空机制的另一种形式存在——监管。比如这几年经常被提到的涨停即问询,或者蹭热度被问询,其实本质上是监管在充当了做空方。


最近zq的案例就很明显,所以说国内没有做空机制也是不完全准确的。年报问询中大量补充数据和信息其实也远超过信息披露的**原则要求,但还是继续问询和要求披露,甚至交易所和证监局都有现场检查权利了,这种状况就像“浑水”雇佣一批会计专家和现场的调研人员去做调查。当然,笔者一直认为世上大部分事物存在的本质都是利益机制,利益机制驱使“浑水”是真调查,那份报告的调查方式令人惊讶,那么监管者的利益机制呢?是作为公务员保障市场的三公原则,也算是有一种中国特色的驱动力。


再看看境外监管者或者交易所对瑞幸的监管,好像也没有什么发声,真不如csrc的“长臂勤勉”。但笔者认为在事实调查清楚之前不发声也无可非议,因为做多做空的多方博弈是市场化行为,监管者“不下场”,就不会存在“裁判员”和“运动员”角色错位。那么,为什么国内监管者一涨就问询情况却遭受争议,利益机制即便说得过去,和做多的股民做对手“下场踢球”,被股民非议的逻辑也就成立了。但笔者客观认为,国内监管者初衷是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不受侵害。

 

瑞幸的反思:尊重时间的价值


最后一点关于企业成长。昨晚读到王明夫的一篇文章,核心讲企业是慢慢变大的,令人发省。笔者公司创业也快7年了,但现在很多创业公司3-5年就估值十亿、百亿,甚至还有24个月内2-4-8亿三级跳的原则,瑞幸这种18个月就上市更是创业者心目中的“佼佼者”。前几天笔者看到hwj的招股书:85后实际控制人,不到5年时间竟然200亿估值。这种“事出反常”的事情值得投资者警醒——要尊重时间。时间才是检验一切的“试金石”。经过此次事件,笔者会不停的和客户说这句话,放下“一步登天”的幻想:别想30亿市值变成100亿。尊重时间、尊重成长的自然规律,企业是慢慢变大,而这个过程才是真正的“伟大”。




作者黄智:现任信公咨询创始合伙人,中国注册会计师,担任多家上市公司独董。曾任职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上海证券交易所,天风证券,曾参与《企业会计准则》、《股票上市规则》及资本市场其他相关法规的论证、制定和修订,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公司治理、资本运作、财务会计的规范有独特的见解。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6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方路800号宝安大厦2003A室
**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