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信托兑付迷局:机构投资客户8亿投资款为何“零兑付”?

2020-03-25
微信截图_20200325155108.png

雪松信托或遭遇更名后的首次“信任危机”。

早在去年4月22日,中江信托在公司总部召开雪松控股中江投资者恳谈会。会上,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对所有投资者承诺,中江信托所有信托计划本息将由雪松控股来保障兑付。这是中江信托自传出多只产品存在兑付危机之后,新任股东首次公开露面表明态度。当时中江信托逾期产品的投资人一片欢呼,觉得未兑付的资金有着落了!昔日的“爆雷王”中江信托终于迎来了“救世主”!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近期,笔者获悉,近60位雪松信托企业客户将联名举报雪松信托违法失信,举报信直指2019年4月22日之前违约的原中江信托产品。笔者粗略计算,这些尚未兑付的金额高达8亿人民币。

蹊跷的兑付:只兑付自然人,不兑付机构投资人

令人蹊跷的是,这些产品的自然人投资者资金在2020年1月22日前都兑付了,但机构投资人的资金却未兑付!而且这些所谓的机构投资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银行、大保险这样的机构资金,很多都是民营中小企业,甚至有P2P汇聚的小散户资金投的,很多是因为项目50个小额名额满了,不得不用公司名义买的。其中,有一位机构投资人就是用公司名义买了近500万产品,又以个人名义买了一千多万,结果是个人资金兑付了,而公司资金却没兑付,这令他非常奇怪和不解。

经过机构投资人的收集整理,合计8个多亿资金未被兑付的清单如下(表中投资金额单位:万):


这些投资人告诉笔者,2019年11月雪松信托兑付第一批金鹤248号等3个项目后,2019年12月雪松信托第二批化解项目包括金鹤400号等3个项目。2020年1月20日,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松国际信托”)在其官方微信公号发布《关于2019年4月22日前逾期项目风险化解工作总体完成的公告》一文。雪松国际信托表示,截至本公告之日,雪松国际信托已总体完成2019年4月22日前逾期项目风险化解工作。对于个别尚未取得联系的受益人,雪松国际信托将继续安排专人积极联系,并在受益人自愿前提下,协助受益人做好相关协议文件的签署工作。雪松国际信托表示,自2019年4月22日发布《敬告投资者书》以来,在中国银保监会和江西银保监局的指导和支持下,雪松国际信托将持续推进历史**问题的专项解决行动,确保在2020年1月22日前妥善、有序地解决历史**问题。

据笔者了解,2020年1月22日前很多投资人收到了兑付的资金,但基本上都是自然人投资者,机构投资人却迟迟收不到早已到期的兑付款项

那么,雪松信托针对机构客户尚未兑付的理由是什么呢?根据这些机构投资人的反馈,主要几点原因是:

1. 雪松信托当时做承诺的时候很匆忙,没有考虑到投资者结构这么复杂,所以到后面做这种安排,机构投资者暂时缓一缓。同时反复劝机构客户投他们新的信托产品。

2. 等投资标的资金回款,会逐步兑付,请机构投资人再耐心等待。

3. 如果愿意前置,后面可以兑付。也就是说,现在先买他们正在发行的产品,再把之前中江逾期项目投资款兑付给你。这也是雪松信托面对机构投资人,回复最多的一个理由。据笔者了解,自然人投资者签署转让协议时也会面临这样一种尴尬选择。

在此,笔者代表这些机构投资人向雪松信托提几个问题:

1. 首先雪松信托是否过度宣传甚至欺骗公众呢?按照中江信托官网公告,在2019年4月22日恳谈会上,作为信托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是给投资人做了承诺的,笔者在中江信托官网上查询到《敬告投资者书》,正文中有雪松控股和中江信托承诺解决422之前逾期项目问题,文末有张劲的签名。如此正式公告应该是有法律效力的,然而雪松信托在2020年1月22日没有兑付完毕所有422之前逾期项目的情况下,避重就轻,大肆宣传已经完成422之前逾期项目的兑付,宣传总体完成兑付和事实并不相符啊!为何雪松不公告兑付比例等实际兑付情况呢?

2. 其二想就投资者知情权有一定疑问。雪松控股在收购中江信托重大事项中,涉及信托风险处置等问题,关乎投资者的切身利益,履约情况如何,投资者应该是有知情权的。那么雪松控股和中江原股东为何不就相关投资者的问题公告呢?

3. 最后想问一句雪松的张劲,说话是不是自相矛盾?在去年公开回答媒体如何化解中江80亿逾期项目时,他曾郑重告知公众:收购中江信托的定价机制中,交易对价已经包含了处置不良的款项,如果说不良触发了对雪松信托净资产的减少,会相应扣减股权对价款。处置不良是整个中江信托收购的一部分,已经预留了足够的资金来应对这部分不良,整体没有超出我们的预算。既然已经在交易对价中包含了处置不良的款项,为何现在机构投资人的资金不兑付呢?

雪松控股深陷“兑付危机”或因现金流紧张

去年九月众多媒体就雪松信托发行的“鑫坤5号”涉嫌自融纷纷报道,最近雪松信托又发了些资金池类项目,有不少投资人就表示,雪松信托之所以不兑付他们机构投资者的资金,主要原因还是资金紧张。该投资人告诉笔者,根据他从雪松内部人士了解到的情况是,雪松控股在收购中江信托时就有过协议承诺:解决422之前所有逾期项目,也因此雪松控股以比较优惠的价格收购了中江信托。收购完成之后雪松开始大肆招兵买马,扩张团队,信托财富中心加上原雪松金融润邦财富员工人数过1000人,办公地点均选各大城市CBD高端写字楼,花费很大但募集资金并不理想。

难道雪松信托不兑付机构投资人的真正原因果真是因为缺钱吗?毕竟这么大的集团,广州本地唯一一个民营世界500强的企业啊,几个亿的资金都拿不出来兑付给机构投资人?

笔者查阅了雪松集团的一些财务数据,发现集团有400亿负债,流动资金却不到50亿,资金链确实是非常紧张的。截至2019年6月末,雪松集团总资产762.05亿元,总负债416.42亿元,净资产345.63亿元,资产负债率54.64%。分析其债务结构发现,雪松集团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其中短期借款75.28亿元、应付票据和账款74.37亿元、其他应付款项35.41亿元。

在雪松集团180.7亿非流动负债中,长期借款115.97亿元占比64%,可以看出其外部融资主要依赖银行贷款,短期和长期借款合计近200亿元。在银行授信方面,截至2019年6月末,雪松集团授信总额为233.05亿元,已使用额度196.6亿元,未使用额度仅剩36.45亿元。在债务增长较快、负担较重情况下,雪松集团目前账上货币资金仅剩49.59亿元,不足以覆盖短期债务,资金缺口在25亿以上。再加上经营性现金流大幅流出,雪松集团资金链相当吃紧。因此,近年来雪松集团对外融资需求强烈,2019年年末其发行10亿公司债全部用于偿还债务和补充营运资金;此前3、4月还发行了80亿债权融资计划,但发行利率均为8.5%,融资成本较高,进一步增加公司债务负担。除去银行和债券融资,历年来雪松还进行了5次租赁融资、3次应收账款融资、两次信托融资以及18次股权质押融资。在股权质押方面,目前雪松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占比很高,其中所持希努尔股权已经100%被质押;所持齐翔腾达股权质押率为77.07%。

雪松集团涉猎的行业十分广泛:根据雪松控股官网,雪松的产业为供通云供应链集团、雪松文化旅游集团、雪松社区运营集团、君华地产集团、雪松城市投资发展集团、雪松金融服务集团、雪松汽车集团。上述7大产业集团构成雪松控股的业务线。通过公开资料梳理,会发现雪松控股旗下有51家企业,行业涉及房地产开发、汽车、大宗商品供应链服务物业O2O等。结合财务报表,我们可以说雪松集团目前是有“三高”特征:高扩张、高杠杆、高负债。

因此,笔者认为,雪松集团缺钱说法还真是成立的。在此情况下雪松信托同样项目没给机构投资人的兑付也很容易理解。缺钱时自然要仔细考虑是否兑付,如果兑付,那也要考虑兑付谁不兑付谁,或者都兑付,那也存在兑付谁先谁后了。

除了缺钱之外笔者通过和机构投资人及信托行业资深人士(某信托公司高管)交流得知,雪松信托这么做还有一个深谙人性的地方:因为机构投资人一般都是职业经理人管理,相对来说要钱动力比起个人投资者要小些,更不太会为了拿到钱去拼命。而且机构投资者数量比起个人投资者要少很多,对社会稳定影响面也比较小。这也是为何很多信托,私募基金等都比较喜欢机构投资人的地方。好听点的话就是他们比较理性,相对专业。其实暗含意思就是一旦产品出了问题,机构投资人不太可能为了要钱各种闹事,比较容易处理。

但是对于一直标榜要成为“中国嘉能可”的雪松集团来说,实现这一梦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想走好未来的路,先把脚下路走稳,兑现承诺,尽快兑付422之前逾期项目机构投资人的资金实在是当务之急。


附件:

1.敬告投资者书

2.雪松和投资人的协议

3.举报信

敬告投资者书(1)

敬告投资者书(2)

协议书(1)

协议书(2)

协议书(3)

举报信(1)

举报信(2)

举报信(3)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6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方路800号宝安大厦2003A室
**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