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汽配大佬”到A股游戏龙头 世纪华通的资本运作之路

2021-08-27
摄图网_400221415_banner_全球股市震荡(企业商用).jp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张月橼
编 | 全   卓


游戏行业监管趋严,引发港股、A股市场游戏股集体动荡,行业恐慌加剧。以世纪华通(002602.SZ)为例,即使有腾讯加持,股价依然一路震荡下行,半年内股价从7.99元的高点下跌至最低的5.07元,相比重组盛大游戏时的募资发行价11.47元已经腰斩。


与股价低迷对应的是世纪华通的业绩增速下滑明显,财报显示,世纪华通2020年营收149.83亿元,同比增加2%,增速远低于2018年和2019年。


与此同时,频繁并购下世纪华通后遗症凸显,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商誉超过220亿元,在全部A股公司中位列第六。从去年下半年起,创始人和大股东纷纷减持套现。当前由于各方持股比例接近,公司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股价腰斩、股权巨变、商誉压顶,在无实控人的状态下,世纪华通的未来发展迷雾重重。对此,《今日财富》联系世纪华通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不便回应。



1
业绩增长放缓 股价坐“过山车” 


资料显示,世纪华通前身是浙江世纪华通车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2011年7月登陆深交所。上市之初,公司主要从事汽车用塑料零部件及相关模具的研发、制造和销售,经过一系列并购之后成为国内A股市场上规模最大的游戏公司之一,旗下游戏产业包括盛趣游戏、点点互动、天游、七酷等。

 

根据世纪华通2020年财报,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9.83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2%;归母净利润29.46亿元,同比增长28.92%。连续6年实现营收、净利润同步增长。互联网游戏业务已成为推动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动力,目前,公司80%以上的收入来自网络游戏。

 

但是,《今日财富》查询过往财报发现,公司2019年实现营收146.90亿元,同比增长17.3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85亿元,同比增长69.77%。2018年实现营收81.2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32.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62亿元,同比增长22.94%。增速有较明显的下滑趋势。

 

2021年第一季度,世纪华通实现营收39.97亿元,同比增长5.06%;归母净利润约5.85亿元,同比下降27.24%。不难看出,今年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也出现了波动,一反常态开始下滑。

 

世纪华通并未在一季报中就利润下滑给出解释,不过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当期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均有所增长,分别同比增长50.75%、32.79%、51.58%。

 

财报罗盘分析称,世纪华通经营业务出现下滑,核心利润率为16.68%。较2020年⼀季度恶化,核心利润率的降低主要源于销售费⽤率的提高。从合并报表的负债及所有者权益结构来看,集团的资本引入以股东入资为主,辅之利润积累。

 

在业绩波动的背景下,过去一年多,世纪华通的股价如坐上了过山车,去年7月9日其股价达到最高点15元,此后一路下滑,截至2021年8月26日收盘,股价虽有小幅回升,但仍在6元以下。

 

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上,有投资者向世纪华通CEO王佶提问:公司股价连续三年大跌是什么原因?投资者因为看好公司业绩而买入,结果却深套其中这是否正常?王佶回应称,股价波动受众多因素的影响,公司始终致力于为玩家打造更多元、更创新的游戏内容与服务,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同时也希望二级市场股价稳定。



2
220亿商誉压顶 大股东集体出逃



梳理世纪华通的“成长史”发现,公司通过频繁的并购,市值从不足百亿不断扩大,公司账面商誉金额的不断攀升。

 

2014年,世纪华通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成功收购邵恒创立的七酷网络和王佶创立的天游软件两家公司100%股权,由此切入游戏领域。通过两家子公司的并表,世纪华通的经营指标大幅提升,2014年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39.50%和157.72%。

 

尝到甜头后,世纪华通不断扩大其游戏版图。2017年6月,公司控股股东华通控股和第二大股东邵恒及第三大股东王佶,间接收购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47.92%的股权;2018年2月,世纪华通以69亿元全资收购的点点互动完成交割,同时盛趣游戏获得腾讯30亿元战略投资;同年6月,世纪华通公告表示拟收购盛趣游戏的主体盛跃网络100%股权。

 

然而,频繁并购带来一大隐患,世纪华通的商誉大幅增加。截至2019年中报,世纪华通的商誉已高达153.21亿元,其中,占比最大的是盛跃网络,商誉为72.28亿元。

 

即使如此,并购仍在继续,2020年,世纪华通围绕“数字新基建”国家战略正式布局数据中心产业模块,通过并购并增资上海珑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新建IDC业务板块,这造成公司商誉进一步增加。截至今年一季度,世纪华通的资产总计442.43亿元,负债总计135.93亿元,商誉超过220亿元。

 

业内人士分析称,商誉减值促进了股价崩盘风险,当公司内部治理水平越差时,商誉减值对公司股价崩盘风险的正向影响越明显,当公司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越低时,商誉减值对公司股价崩盘风险的正向影响越明显。

 

财报罗盘亦认为,公司商誉水平过高,一方面高额商誉会导致资产质量较虚,另⼀方面存在商誉减值对利润造成负面影响的风险。

 

《今日财富》注意到,在巨大商誉减值压力的背景下,世纪华通股东开始陆续抽身。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世纪华通原实控人王苗通多次减持公司股票。有统计显示,王苗通及其控制的华通控股、鼎通投资在一年内累计套现74.28亿元。

 

世纪华通原副总裁邵恒在今年6月离职之前,也曾多次减持套现。2020年之后,邵恒多达17次的减持操作,让他成功套现超过15亿元。另一大股东王佶及其一致行动人,在2020年2月至7月,也通过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合计减持公司股份1.21亿股,套现约15亿元。

 


3
进入无实控人状态 重组高管团队



当前对于世纪华通,最耐人寻味的是其与腾讯之间的关系。

 

早在2019年,随着盛趣游戏并入上市公司,腾讯也成为世纪华通的股东,林芝腾讯持有世纪华通4.76%股份。因为腾讯在2018年曾以30亿元入股盛大游戏,彼时,林芝腾讯持有盛趣游戏主体盛跃网络11.83%的股份,为其第二大股东。

 

去年7月27日,林芝腾讯再次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受让世纪华通1791.53万股A股股票,持股比例提升至5%。

 

今年3月14日,世纪华通披露股东权益变动,华通控股和鼎通投资拟分别将持有的2.55%、2.45%股份转让给林芝腾讯。同时,华通控股及上市公司实控人王苗通亦拟将持有的5%股份转让给王佶。

 

在本次转让前,华通控股直接持有世纪华通11.73%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王苗通直接持股0.96%,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王佶与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世纪华通7.39亿股A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9.92%。

 

转让完成后,王佶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华通世纪14.92%股份,为第一大股东;林芝腾讯持有世纪华通10%股份,为第二大股东;王苗通与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8.63%股份,为第三大股东。由于各方持股比例较为接近,上市公司进入到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王佶增持世纪华通的钱来自于腾讯方的借款。据世纪华通披露,今年4月19日,王佶与腾讯大地通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借款协议》。腾讯大地向王佶提供贷款27.95亿元,贷款的利息为年化8%复利,还款期限为贷款发放完毕之日起满3年之日。

 

因此,不少媒体质疑,腾讯是借王佶“垂帘听政”。有投资者直接向王佶提问:三年的腾讯借款利息不算低,如果三年后不能偿还,是否还会考虑处置股份?对此,王佶表示,其将依据契约精神按时偿还本金与利息,处置股份可作为还款来源之一。


不过,腾讯和王佶曾宣称,增持世纪华通是对公司发展有信心,不以谋求世纪华通控制权为目的,双方未达成任何在世纪华通公司治理事项保持一致行动的约定、计划或安排。

 

不论腾讯究竟所图为何,加速推进世纪华通的游戏业务增长是共同目标。在腾讯完成增持的2个月后,世纪华通董事会迎来了换届。

 

根据8月5日的公告,2021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王佶、王一锋、赵骐、张云锋、刘铭、李纳川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在六位非独立董事当中,五位都是拥有游戏从业经验的高管。

 

“公司自2014开始着手进入互联网游戏主业距今已深耕了7年,股东及管理层始终看好线上游戏作为盈利模式清晰的互联网行业并对其进行持续投入,未来研发精品类游戏,全球化布局是互联网游戏板块战略的核心。”世纪华通方面表示。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图片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