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事故关联风波中的珀莱雅:营销提价后劲不足,一边看好一边套现

2021-08-16
摄图网_501401749_banner_水乳霜护肤品套装(企业商用).jp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王恩浩
编 | 全   卓


日前,杭州市卫健委官方通报杭州网红小冉因抽脂手术身亡,涉事的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颜医疗”)存在术前缺乏认识、术中操作不当、术后观察处理不及时等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

 

而“中国美妆第一股”珀莱雅(603605.SH)被指出与涉事机构存在股份和任职人员方面的重重关联。随后珀莱雅发布说明公告,但仍没有打消市场对其资本方面关联的顾虑。

 

近年来,珀莱雅营收持续增长,但背后却存在盈利放缓、重营销轻研发的风险。尽管市场对其未来较为乐观,但今年以来,股东和高管频频减持套现,为珀莱雅的未来增添变数。


1
深陷医疗事故方关联风波


7月15日,杭州市卫健委发布《关于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医疗事故初步调查情况的通报》,文件显示今年5月2日戴某某(即杭州网红小冉)到华颜医疗接受抽脂等医美手术,术后出现感染性休克,两个月后抢救无效去世。

 

经市医学会组织专家评估,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华颜医疗存在术前缺乏认识、术中操作不当、术后观察处理不及时等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承担全部责任,并责令其停业整改。

 

8月11日,《今日财富》致电华颜医疗,工作人员表示当前仍未营业,但暂停营业的原因在于疫情,预计八月底可恢复正常营业。截至8月13日,华颜医疗官网仍无法打开。

 

公开信息显示,华颜医疗成立于2018年6月,实际控制人是张志远,杭州悦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颜医疗”)持股85%,杭州俪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5%。值得注意的是,珀莱雅与医疗事故方存在不少关联。

 

公开信息显示,珀莱雅的总经理方玉友曾在2018年6月1日至2018年11月26日担任悦颜医疗执行董事。方玉友是珀莱雅实控人侯军呈、方爱琴夫妇的亲属,方爱琴的弟弟。而珀莱雅第五大股东徐君清也是悦颜医疗现第四大股东,持股4%。

 

在珀莱雅担任高管的章敏华和付艳丽同样在悦颜医疗持有股份。章敏华持股悦颜医疗4%的股份并间接持股华颜医疗3.4%,为悦颜医疗第三大股东;而付艳丽持股悦颜医疗2.5917%,为其第七大股东。珀莱雅发起人股东之一的叶财福在华颜医疗担任监事一职。现任珀莱雅多家全资子公司监事的罗华杰也是华颜医美的现任董事之一。


对此,7月19日,珀莱雅发布《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就与华颜医疗的关联关系表示:公司董事、总经理方玉友此前担任华颜医疗董事长,其任职系个人行为。方玉友已于2018年10月辞去华颜医疗董事长职务,并转让其持有的全部股份,华颜医疗已于2018年11月26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根据《股票上市规则》,董事辞职满12个月后,华颜医疗不再是公司的关联方。珀莱雅与华颜医疗系租赁关系,除华颜医疗曾向公司采购化妆品不超过2万元以外,公司与华颜医疗无任何关联关系,无任何业务往来。


就二者之间的人员关联,珀莱雅表示公司董事、监事、高管目前未在华颜医疗担任董事、监事、高管等职务。公司子公司某董事,担任华颜医疗董事职务系个人行为。公司持股小于0.1%的某自然人股东,担任华颜医疗监事职务系个人行为;公司持股小于3%的某自然人股东间接持有华颜医疗3.4%股份,系个人财务投资行为。


但对珀莱雅的“撇清”公告,市场似乎仍有疑虑。


珀莱雅公告中表示与华颜医疗系租赁关系。《今日财富》发现,2018年6月才成立的华颜医疗成立不久便出现在珀莱雅2019年3月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彼时,珀莱雅将华颜医疗(更名前为“杭州华颜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列入在其他关联方中,未明确具体关系。珀莱雅2019年年报显示,华颜医疗为公司的其他关联方,关联交易类别为关联租赁情况,但在2020年年报里,华颜医疗未曾出现。

 

有多家媒体表示,此前华颜医疗曾对外宣称自身是“珀莱雅集团战略合作伙伴”、“中国美妆上市集团珀莱雅的医美核心战略”。就相关问题,《今日财富》联系了珀莱雅,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2
业绩放缓,重营销轻研发


近三年珀莱雅营利均有所增长,但也出现了增长率放缓甚至连续下滑的态势。2018-2020年,珀莱雅营收分别为23.61亿元、31.24亿元和37.52亿元,增长率分别为32.4%、32.3%和20.1%;期间实现归母净利润2.87亿元、3.93亿元和4.76亿元,同比增长43%、34.7%和21.2%。

 

从主营业务结构来看,珀莱雅存在收入来源单一的难题。2019和2020年,珀莱雅的护肤类(含洁肤类)收入分别为29.2亿元和32.4亿元,占比分别达93.4%和86.5%,贡献了绝大部分的营收和毛利。

 

尽管业绩放缓,近三年珀莱雅营销费用却持续上涨。2018-2020年公司的营销费用分别为8.8亿元、12.23亿元、14.97亿元,同比增长38.03%和22.41%,营销费用率分别为37.52%、39.16%和39.9%,其中,公司营销费用中占比最高的是广告宣传推广费,该项费用近三年分别占比总营收的21.19%、26.68%和32.68%。

 

兴业证券报告曾指出,传统国货品牌仅依靠电商红利难以维持高增长。若继续倚重投放营销获得流量的增长模式将面临边际效用下降、营销费用率居高的问题。

 

在营销费用占比逾35%的同时,珀莱雅近三年研发支出分别为5125万元、7460万元和7220万元,研发支出分别占比营收的2.17%、2.39%和1.92%。但同为国货热门品牌的上海家化2020年研发费用同比2019年的1.73亿元下降16.52%后仍达1.44亿元;丸美股份2020年研发费用也同比增长11.78%。

 

珀莱雅在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公司预计在精华、面霜、眼霜、防晒等品类进行提价,意在打造大单品策略,而提价逻辑主要是原料成绩、包材升级、品牌升级,迎合消费升级。


3
一边看好,一边抛售


就珀莱雅2020年年报和2021年一季报,多家机构当前给予了推荐。国元证券指出珀莱雅2020年在淘系平台成交额首次进入前五,GMV1.38亿,同比增长34%;中银证券认为当前珀莱雅在多维度构筑公司竞争壁垒;万联证券则认为珀莱雅业务逐季恢复向好,大单品策略拉动同口径毛利率提升。但中银和万联证券同时提示珀莱雅存在品牌孵化不及预期的风险。

 

2017年11月15日,珀莱雅成功上市,上市首日收盘价为22.09元/股,截至2021年8月13日,珀莱雅最新股价达175.59元/股。四年不到时间里,珀莱雅股价较上市首日收盘价上涨八倍,最新市值达353.14亿元。尽管市场对珀莱雅未来的发展持乐观态度,公司股东和高管却频繁减持套现。

 

7月26日晚,珀莱雅发布关于董事减持股份计划公告。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方玉友拟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859.74万股,占截至公告披露日的公司总股本约4.27%,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20.37%。若按公告披露当日珀莱雅收盘价168.12元/股的价格计算,方玉友本次减持可套现约14.45亿元。对该减持计划,珀莱雅公告显示是因自身资金需求。

 

这并非方玉友今年首次减持。6月,珀莱雅发布公告,方玉友在2020年12月1日至2021年6月1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共减持公司664.63万股,减持比例为3.3%,套现11.18亿元。公告显示,彼时减持原因仍在于自身资金需求。

 

套现减持的除了公司总经理,还有珀莱雅的实控人及其他董事高管。今年1月,公司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侯军呈,同为珀莱雅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方爱琴,董事兼副总经理曹良国,副总经理金衍华,财务负责人王莉及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张叶峰均有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计划。

 

8月3日,珀莱雅发布减持股份结果公告。侯军呈减持公司股份86.89万股,方爱琴减持6.99万股,曹良国减持35.5万股。三人合计套现约2.7亿元。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图片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