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上市银行信用卡:存量厮杀 结构突变

2021-08-12
摄图网_500450701_banner_理财投资(企业商用).jp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宋  鸿   梁腕嘉
编 | 全   


信用卡业务作为零售压舱石,是中大型银行兵家必争之地。在各行积极开展零售金融转型的大背景下,作为重要突破口的信用卡业务表现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在互联网经济快速发展,信用卡行业从增量扩张进入存量发展、质量经营的趋势下,信用卡业务竞争不断升级。伴随获客难度、不良和投诉的激增,也带给行业更多的思考。

 

在大零售的背景下,为了一窥银行信用卡发展的最新进程,日前,《今日财富》特别梳理了A股39家上市银行(不含2021年6月新上市的瑞丰银行)2020年报中的信用卡业务情况。



1
发卡量两极分化,增速放缓



根据2020年年报,《今日财富》发现,虽然各行披露口径不一,多以累计量统计,个别使用流通量、在册量、结存量或不披露,但信用卡发行分化可见一斑。


2020年A股银行披露信用卡发卡量前十五名



(数据来源:《今日财富》根据银行年报整理)


六大行中,工商银行以1.6亿张累计信用卡发卡量居首,其次是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在册)、邮储银行(结存),依次约1.44亿张、1.32亿张、1.3亿张、7266万张、3680万张,邮储银行相对落后。

 

而招商银行以约9953万张信用卡流通卡量,位居上市股份行之首,甚至挤进了总榜第五,率中信银行、光大银行居前,披露量甚至超过交行。

 

从数量上来看,2020年,共15家上市银行发卡量突破千万大关,多为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其中,上海银行信用卡累计发卡约1090万张,同比增长21.47%,率先实现发卡突破千万张。而江苏银行、浙商银行、宁波银行、长沙银行、青岛银行、贵阳银行、渝农商行均以百万计数,其余则相对较少,甚至未有披露。

 

面对年报未披露信用卡业务情况一事,紫金银行回复《今日财富》表示,信用卡业务是其其他零售业务的补充业务之一,目前正在尝试发展阶段

 

张家港银行认为当前国内信用卡市场格局是挑战,也是机会。接下来信用卡业务将在产品优化、运营推广、服务提升、风险管理等方面打差异化竞争组合拳,以实现新的发展及突破。其同时披露截止2020年末,本行信用卡累计发卡量67651张,较年初新增19721张。截止2021年第一季度末,活跃卡量占比43.54%。


根据央行《2020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2020年在用卡量为7.78亿张,较2019年同比增长4.26%,创下五年来该指标的最低增幅。

 

较为明确的是存量的争夺。麦肯锡报告指出,我国信用卡的井喷式发展时期已过,发卡量与应偿余额增速明显放缓,存量客户经营将成为未来增长的主要来源。经历了2015年至2018年的快速增长后,2019年信用卡业务增速明显放缓(全年发卡量约增长6000万张)。而2020年受新冠疫情冲击,信用卡开卡与激活数量骤降,新增数为3200万张。

 

信用卡在目标城镇人群中的渗透率已接近饱和,加上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已逐渐成为信用卡替代等因素,依靠新增发卡量推动信用卡市场增长的潜力有限。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发卡量增速放缓,信用卡交易金额增速持续加快,2019年交易金额达38.2亿元,同比增幅 24.9%,交易额与活卡率均触及5年来最高水平。因此,我们认为未来信用卡信贷余额增长主要来自精细化的存量客户运营


(资料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根据年报的不完全披露统计,2020年新增发卡量超过千万的银行共3家,分别是建设银行、中信银行和农业银行。而城商行、农商行基于区域限制,多是与其他平台合作,开展各类市场活动来提高信用卡业务的市场影响力和活跃度。

 

“一方面是获客挑战,信用卡市场已经告别往跑马圈地的粗放发展模式,进入白热化竞争的精耕模式,银行在面对同业竞争的同时,还要面对互联网机构、消费金融公司等机构的获客挑战;二是产品挑战,信用卡市场产品种类愈发多样,但产品也高度同质化,如何打造自身特色脱颖而出对产品开发设计提出了更高要求;三是风险挑战,外部竞争激烈,客群下沉、线上申用和场景复杂化均考验银行的风控能力。”成都银行向《今日财富》表示。


2020年A股银行披露信用卡交易量破万亿元的公司



(数据来源:《今日财富》根据银行年报整理)


而从交易的活跃度来看,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工商银行、中信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华夏银行13家2020年均已破万亿元。



2
投诉占比过半,不良普升



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的《关于2020年第四季度银行业消费投诉情况的通报》中指出,2020年第四季度,涉及信用卡业务投诉44621件,环比减少7.8%,占投诉总量的58.5%。

 

在涉及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的投诉中,信用卡业务投诉15043件,环比增长2.8%,占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投诉总量的58.1%;在涉及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投诉中,信用卡业务投诉26800件,环比减少13.2%,占股份制商业银行投诉总量的84.1%;招商银行以4688件的信用卡业务投诉量位列各类银行信用卡投诉量之首。

 

而2020年全年,信用卡投诉也占到投诉总量的55.4%。

 

在多家银行看来,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加之国内宏观经济低位运行、结构调整深入推进、消费需求收缩与居民收入下降等其他因素造成的信用风险叠加,对整个信用卡风险质量形成严峻考验。部分人群还款能力出现明显下降,由此造成的征信不良、逾期罚息等问题,不仅令银行信用卡交易整体增速放缓,投诉率高企,也让银行业务端承压,不良率普遍上升。

 

《2020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2020年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38.64亿元,同比增长12.92%。而2019年同期仅为742.66亿元,同比仅增加0.98%。


2020年A股银行披露信用卡不良率超2%的公司



(数据来源:《今日财富》根据银行年报整理)


《今日财富》梳理A股银行2020年年报发现,除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常熟银行、农业银行、重庆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较上年有所下降之外,其余已公布数据的上市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均有不同提升。

 

其中,民生银行信用卡以3.28%的不良率居上市银行之首,较上年末增长0.8个百分点。其次从高到低有浦发银行、中国银行、中信银行、交通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南京银行、郑州银行,2020年披露信用卡不良率均在2%以上。

 

民生银行在年报中表示,从不良贷款率结果看,本行信用卡不良贷款率在同业较高,主要原因之一是信用卡核销和不良资产证券化处置力度有待加强。还原本年不良资产处置后,本行信用卡不良贷款率在同业处于中等水平,未来本行信用卡将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

 

“2018至2020年,受经济增速放缓、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我行信用卡不良率有所上升。当前前端入催风险已进入下降通道,将对新增不良控制带来积极影响。”浦发银行向《今日财富》表示。

 

其指出, 2021年银行信用卡中心将以提升“效益与风险、发展与风控兼顾能力”为引领,做深做细风险管控工作。一是控制新增客户风险,持续落实风控前置,提高客户获取质量。二是控制新增贷款风险,优化贷款投向和组合策略,调整改善资产结构。三是通过客群资产质量管控、授信额度管控等措施,减少风险成本耗用。四是优化授信模型体系,健全风控体系,加强风险基础管理。

 

针对用户投诉高发以及行业显现的风险状况,2020年6月,银保监会消保局发布《关于合理使用信用卡的消费提示》,提醒消费者正确认识信用卡功能,合理使用信用卡,树立科学消费观念,理性消费、适度透支。随后,上海、北京、深圳等地银保监局陆续发布文件,提示消费者合理安全使用信用卡,从监管层面确立了严控信用卡业务的基调。

 

为拓宽不良贷款处置渠道,缓解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处置压力,今年1月,银保监会办公厅印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批准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开展单户对公不良贷款转让和个人不良贷款批量转让试点,进一步拓宽不良贷款处置渠道和处置方式。

 

今年3月初,工商银行转让首批个贷不良资产,其中2期为信用卡透支类个人不良贷款,有5家AMC参与竞标,最终210万成交,相当于3.2折。此外,近期多家银行发行信用卡不良资产支持证券,补充了不良资产处置难题的解决渠道。

 

而麦肯锡报告指出,目前我国消费信贷不良资产余额已超过3700亿元,预计未来将进一步高速增长,在整体不良规模持续上升的情况下,不良贷款处置已成为行业间近几年的热议话题之一。



3
“费改息”调整,报表“洗澡”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年报中,大部分银行都提到:信用卡分期收入不再计入手续费及佣金收入,而是调入“利息收入”中(“费改息”),同时还追溯调整了2019年的相关数据。

 

“信用卡客户端分期手续费将由原来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改作为利息收入入账,会使得我司分期手续费收入下降,对中间业务收入规模有影响,同时对客协议中的内容约定、还款顺序等也会发生变化,需重新履行对客告知义务。”浦发银行表示向《今日财富》表示。

 

一般而言,中间业务具有资本占用低或不占用、稳定性好、持续性强等特点,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还有助于提升盈利能力和市场估值,是多银行未来业务发展的重要方向。

 

中间业务包括了理财、投行、托管、结算、银行卡、代理委托业务、财务顾问等业务类型。由于各银行业务特点的不同,中收的规模和具体构成差别较大。

 

而在以往“银行卡业务”收入的构成中,最大的贡献就来自信用卡分期收入。曾几何时,在年报会计处理中,信用卡分期手续费收入是归于中间业务收入还是利息收入,一直存在争议。

 

2021年2月5日银保监会等发布的《关于严格执行企业会计准则切实加强企业2020 年年报工作的通知》(财会〔2021〕2 号),明确了信用卡分期收入调整为利息收入。

 

据悉,招商银行多年前已明确将信用卡分期收入记为利息,中信银行、中国光大银行自2019年起将其信用卡分期收入从手续费收入重新分类至利息收入。除此之外,在《通知》发布前,还有大部分银行仍将信用卡分期收入计入手续费收入。

 

虽然“费改息”对银行业务结构有影响,但推动信用卡业务回归个人信贷服务本源,亦是促进业务理性可持续发展,更利于挖掘中间业务收入的新增长点。

 

在郑州银行看来,信用卡分期业务收入转为利息收入后,信用卡业务经营过程中,还需同步关注资金成本和存贷利差,这对信用卡业务成本计量能力提出了新的考验。

 

面对信用卡发展的全新局面,多家上市行表示,未来将更加聚焦客户体验,回归信用卡消费本源,向消费型收入结构转变,同时强调多渠道的融合经营,加大科技投入,向“精细化”、“数字化”方向精进,打造多元的收入格局。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图片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