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过去,资本沉默:“共享衣橱”多玩家退场,模式反思

2021-08-03
摄图网_400398369_banner_时尚穿搭(企业商用).jp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王慧雪
编 | 全   卓


共享赛道又一项目夭亡。


自2016年共享单车打响“共享经济”第一枪,各类共享创业项目层出不穷,资本不断涌入。然而,潮起潮落,经过6年厮杀,大多创业者和投资者们黯然离场。


日前,“共享衣橱”龙头衣二三在成立五年后正式宣布关停,此事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小反响。衣二三的关停,也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共享衣橱”赛道。


1
衰的衰、败的败,玩家退场

7月9日,女性时装月租平台“衣二三”发布消息称,因业务调整,衣二三将于8月15日关闭服务,并将在7月13日0时停止会员下单,7月23日0时关闭衣箱归还预约通道。


8月1日0时起,客服将开启统一退还会员费通道,8月15日0时将截止操作退费;8月15日0时,衣二三App及相关小程序、网页版均停止运营,关闭服务器,届时及以后将无法登陆。


(图片来源:衣二三官网)

事实上,自2019年开始,衣二三的境况便急转直下,用户投诉不断增多,订单逐渐减少。在2018年获得一笔战略融资后,资本市场便再无新动向。


天眼查信息显示,衣二三的关联公司已有多条风险信息。2018年11月,北京尚世骁众科技有限公司因侵害消费者权益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东城分局处以警告。2017年11月1日,衣二三另一关联公司北京衣二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被列入经营异常,后于2017年11月30日移出。此外,该公司还关联多条法律诉讼,案由包括仓储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等。


值得注意的是,衣二三并不是第一个在共享衣橱这一赛道上倒下的选手。据《今日财富》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0家共享租衣企业已停止运营,包括去租吧、跳色衣橱、衣二三、有衣、爱美无忧、喵搭、美衣共享、尖果儿与魔法衣橱等。目前,仅剩女神派、美丽租和托特衣箱尚在运营。


数据来源:《今日财富》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但存活下来的平台也不是高枕无忧,依然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关于女神派不退押金、服务质量下降等负面消息也频繁传出。据媒体报道,某用户向市场监管局投诉女神派之后,工作人员电话表示,现在市场监督局已经立案,建议她们尽早接受调解,因为据他所收到的消息来看,对方公司已经没有钱了,如果立案后进行罚款可能会造成对方破产,那个时候用户的损失就无法追回了。


企查查显示,女神派已两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涉案金额合计17万元。自4月21日发布至今,尚未解除。


对于女神派关于押金和服务质量方面的争议,同为共享赛道的托特衣箱向《今日财富》表示,托特衣箱无需会员押金和第三方信用担保,产品质量经由商品部严选款式质量-自有工厂严控洗护流程,会及时响应、调整可能出现的品控问题。


据托特衣箱透露,公司目前注册用户数超过300万,用户主要为一二线城市25岁+白领女性,偏好知性优雅的职场搭配。营收方面,C端以会员费为主、B端以服装洗护为主,主营业务已经实现盈利。


尽管如此,在谈及培养用户习惯的痛点和难点时,托特衣箱向《今日财富》坦言:“一方面是观念,有些人认为穿别人的衣服“没面子;一方面是清洁,用户担心衣服洗护消毒不到位。


服饰零售分析师及咨询机构No Agency创始人唐小唐在回复《今日财富》时同样认为:“出于对国内用户使用习惯和文化因素等方面的考量,就国内市场而言,中国消费者的可接受程度还比较低。”其称,尤其是对衣服等私用性较强的物品来说,国内用户对私密贴身物品分享的观念尚未形成。


2
资本由争抢到沉默


回溯共享衣橱的发展历程,也曾有风光无限的时候,其在共享概念火爆之时站上风口。


《今日财富》统计发现,仅2015年国内就有12家共享衣橱公司成立,且多数获得融资。以衣二三为例,其成立至今共获得6轮融资,融资金额逾5.37亿元;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软银中国、阿里巴巴、IDG资本、天使投资人王刚、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等知名机构。


数据来源:《今日财富》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此外,心上、女神派、多啦衣梦、有喵租衣、美丽租等共享服装平台均获得不同额度和轮次的融资。但就目前统计来看,行业最近的一笔融资停留2019年3月4日,是衣库平台的一次未披露金额融资,此后再无融资消息传来。


对于正在成长的行业,有近两三年的时间未获得新的投资或是进展,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衰退。无论是拉新用户,还是平台扩张,都需要花钱,在无法造血的情况下即停止输血,市场前景相对堪忧。


面对相关投资的失利和运作情况,多数资本在《今日财富》的联络中保持了沉默。


3
资金、成本、库存“三座大山”

从曾经的资本热捧到无人问津,共享衣橱反映出了消费领域的部分问题。


“目前电商的发展包括一些新的模式,其实是非常草根或比较山寨,有钱的时候会突然扩张。”在唐小唐看来,共享衣橱的模式主要依靠融资去发展,一没有产品,需要购买,二没有供应链,三要做维护,成本非常高。如果没有融资或广泛的品牌基础,模式在初期就很容易突然夭折。


《今日财富》研究发现,国内共享衣橱平台承担了货源、选品采购、清洗维护、仓储运输等环节的成本,但盈利主要来源:会员会费、购买转化收入及面向B端的收入。其中,会员会费占大部分,数据显示,“衣二三”平台收入的75%便是来自于会员费。


但会费模式恰恰可能酝酿一定风险,因为对多数用户来说,一时尝鲜成为了会员,但冲动期一过或平台服务质量不能持续保证时,会员续费与复购率就会发生迅速变化。


在平台用户规模太小、出租率不高的情况下,平台自营会面临着资金、成本以及库存上的压力,但随着用户的增长,中后期仍会面临品牌采购与供应链上的压力。需要承担购买、物流、清洗维护、仓储管理成本,以及对接更多品牌,上架更多热门款式的需求,但其营收无非是租赁收入。如果成本投入过高而回本慢,一旦资金链断裂,风险就会立马呈现。


速途执行总编兼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更是直言不讳地对《今日财富》表示:“共享衣橱的模式涉及到使用频率、配送费率及平台持续的盈利能力等多个问题,不太适合大规模发展。”


4
共享模式前路探讨


从现存商业模式看,当前共享衣橱多为B2C和B2B2C。国内基本是前者,即平台自营,服装由平台购买,然后租给消费者;国外则多是后者,即商家合作入驻,直接对接服装品牌和消费者。不要求平台买断,在平台上长期以租赁的方式盈利,双方收益分成。


无论何种模式,核心还是在于让消费者可选择的品牌更多,而让更多品牌参与其中或才是破局之道,但这一点即便是在阿里巴巴集团投资的衣二三也未能很好实现,反而是在后期令二三“淘宝风”化,最终衰败。


唐小唐指出,国外会有品牌自己开展服装租赁业务,首先是自有产品,对库存进行再利用是其优势所在。而相比国外成熟的品牌自营,国内的品牌多没有自己的独立电商,而是嫁接在别的综合平台,所以相对没有独立的客户基础,是较为明显的不同。


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目前的服装租赁业务都是先从女装开始。对此,托特衣箱向《今日财富》表示:“共享租衣是在运营女装。女装是典型的非标品,SKU众多,用户偏好差异性很大。所以要做好共享租衣很关键的是圈定目标人群,首先服务好一群有一定共性的用户,再谋求进一步发展。”


对于衣二三等项目的关停,托特衣箱认为,某几个项目的关停不能说明整个行业进入死海。女性消费者对服装的多样性需求继续存在,共享衣橱就有发展的机会。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