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视频之争现状:短视频侵权易,长视频盈利难

2021-07-15
ÉãͼÍø_401786430_banner_¹ÊÕÏ·ç±³¾°£¨ÆóÒµÉÌÓã©.jp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王恩浩
编 | 全   卓


日前,国内六大影业公司慈文传媒、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新丽传媒、耀客传媒、正午阳光影业,分别在各自官方微博发声,公开表达反对短视频侵权盗版的鲜明态度。

 

《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12426版权监测中心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92.9%。报告指出,短视频涉嫌侵权的形式主要包括直接搬运、音乐侵权、二次剪辑创作、字体侵权、网络主播带货侵权等。

 

事实上,近一年,对短视频侵权的声讨已屡见不鲜。而长短视频除版权冲突外,对用户和流量的争夺无疑是其背后的根本原因。对于本身就面临盈利难题的长视频平台,来自短视频的分食更是雪上加霜。

 

随着对短视频侵权问题的治理力度加大,侵权问题如何更好解决,而长视频又该如何跑通盈利模式,仍有待观察。


1
短视频侵权“讨伐”潮


今年6月,国内六大影业公司慈文传媒、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新丽传媒、耀客传媒、正午阳光影业,分别在各自官方微博发声,公开表达反对短视频侵权盗版的鲜明态度,并明确表示短视频侵权并非长短视频之争,反对的是侵权而非短视频平台。

 

事实上,今年以来,短视频因侵权已接连收到联合声明“讨伐”,包括影视单位、视频平台、影视协会及艺人群体。

 

4月9日,50余家影视传媒单位、五大长视频平台及15家影视行业协会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将对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布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并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切实提升版权保护意识,真正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

 

两周后,70多家影视传媒单位及500多名艺人发布联合倡议书,再次倡议互联网平台加强短视频的管理,杜绝违规侵权行为,营造文明版权网络环境。

 

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也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2020年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国家版权局将按照中央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部署,积极回应广大权利人的呼声,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

 

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短视频平台方也发起了行动。6月24日,抖音发布打击搬运抄袭等侵权行为的全站公告,其表示对于违规账号,平台会视其侵权情节的严重程度给予不同程度的惩罚,措施包括但不限于:下架侵权视频、重置资料、封禁投稿功能等,如账号多次违规,将被加重处罚,直至封禁。

 

公告显示,自2021年1月以来,抖音受理创作者著作权侵权投诉3.8万起,下架相关侵权视频2万多条,日常巡查中处理下架版权问题视频72万条,封禁超14万个违规账号的投稿功能,永久封禁违规账号2429个。

 

就当前短视频切条搬运横行的原因,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试听大会“网络试听产业峰会”上,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CEO孙忠怀表示长视频内容注水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包括高热剧集在内,节奏太慢、剧情拖沓、注水戏太多的质疑持续存在。“电视剧冗长,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传统的电视剧都是按集结算,于是制片方在注水程度最大范围内撑长,对他们来说少一集就少收好几百万”,孙忠怀直言。

 

而除了侵权问题,短视频内容质量问题的讨论也在业内掀起了风浪。孙忠怀在会上猛批短视频的个性化分发,并表示:“你喜欢猪食,你看到的全都是猪食,没有别的。”该言论引起了强烈的舆论质疑,但根本上是对短视频内容质量的不满。

 

对此,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回应:“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事实上,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2
视频版权法律之问


视频侵权问题离不开法律层面的讨论,就相关争议问题,《今日财富》也特别访问了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董媛媛。

 

就长视频易被短视频侵权的原因,董媛媛表示:“从著作权侵权的行为方式上看,长视频、短视频在侵权方式本质上并无差别,均为被未经授权加以使用并进行公开传播。长视频一般系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电影、电视剧等影视作品,其本身具有的‘流量’是吸引网络用户进行‘搬运’和公开传播的主要原因。”

 

2019年,广电总局针就曾对相关乱象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而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已于今年6月1日生效。立法层面,我国已形成了较完善的著作权保护法律体系,但侵权事情仍频繁发生。对此,董媛媛表示该问题的发生更多是来源于民众对著作权保护意识不足、取得作品授权不便捷两个方面,而非源于立法层面。

 

对民众的著作权保护意识不足方面,北京互联网法官曾在一次普法直播中提到:“当前民众对于‘作品是财产’这一事实的认识仍不足,例如任何人都清楚的知道随意拿取属于别人的一瓶矿泉水是错误的,但对于随意拿取属于别人的作品却并不感到有错”。

 

尽管在联合抵制短视频侵权中,相关方表示针对的是短视频的侵权,而非短视频平台。但对短视频平台是否需承担连带责任问题,仍引起了广泛讨论。

 

对此,董媛媛认为有四大判断标准:1、侵权短视频的发布者是个人用户还是平台官方发布?2、权利人是否向视频平台按其公示的方式依法发送了侵权通知?侵权通知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3、视频平台接到侵权通知后是否采取了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4、视频平台是否接到了来自发布者的反通知?

 

就如何规避侵权争议,董媛媛认为从现实角度看,由于短视频平台的用户规模庞大,要想完全阻止网络用户利用网络平台发布侵权视频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我国的法律规定也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从而通过“避风港”和“红旗”原则加以规制,并没有对短视频平台苛以过分严格的注意义务。据此,片方拟保护自身视频版权的最佳途径,依然是积极依法行使“通知-删除”的权利。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果让片方紧紧盯死零散的、不可预期的侵权行为,再行使“通知-删除”权利,无疑对片方而言也带来了极大的负担。

 

“面对这样的矛盾,个人建议片方可以充分利用区块链技术、网络舆情监控技术等科技手段,更为广泛和准确的定位和及时发现侵权行为,降低自身的维权成本,并积极向平台行使权利以更好的维护自身合法权利。”董媛媛表示。


3
版权之外,长视频的盈利难题


当前视频行业迎来蓬勃发展期,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2020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2020年网络视听产业规模破6000亿元。其中,短视频用户达8.73亿,而综合视频(包括网上电视剧、综艺和电影在内)用户为7.04亿,日均使用时长分别为120分钟和97分钟。20213月数据显示,短视频日均使用时长为125分钟,综合视频为98分钟,差距拉大。

 

除了侵权问题之外,短视频的发展无疑分食了长视频的用户和流量。2021年2月数据显示,位列短视频第一梯队的抖音和快手,月活分别为6亿和3亿,而长视频第一梯队的爱奇艺、腾讯和优酷,月活分别仅2.5亿、1.8亿和8000万。

 

爱奇艺在2020年亏损达70亿元,2021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2.67亿元;腾讯视频2019年亏损30亿元;以优酷为核心的阿里大文娱2019年亏损157.96亿元。而用户和流量两大盈利来源的被分食,无疑加剧了长视频盈利的困境。

 

以C端用户付费和B端广告收入为收入来源的长视频平台,在内容成本难降时,为了“开源”,头部平台先后宣布上涨会员费用、开通“超前点播”,并植入更多广告片段,但随之也引来的是付费用户增速的减缓和“吃相难看”的评论。

 

与长视频亏损境况不同的是,抖音背后的字节跳动2020年净利润达450亿,同比增长130%;但快手仍未脱离亏损困境,2020年经调整后的亏损为79.48亿元。

 

优酷总裁樊路远此前曾直言:“长视频行业太难了,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但我们三家(优酷、爱奇艺、腾讯)什么时候能盈利?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盈利指日可待是痴心妄想”。

 

在短视频侵权易、长视频盈利难的情况下,短视频如何应对内容版权和质量问题,长视频平台如何搭建自身壁垒、解决盈利挑战,实现行业共建仍是有待各方解决的难题。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图片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