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助平台野蛮生长后接连关停,头部仅剩相互宝,监管缺失下迎重大洗牌

2021-04-19
1.jp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王恩浩
编 | 全   卓


继去年8月百度旗下灯火互助宣布关停后,今年1月美团互助关停,3月底被称作“三大头部互助平台”之二的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先后发布关停公告,当前仅剩相互宝仍在运营。曾经红火一时的网络互助历经野蛮生长,也迎来了洗牌。

 

回首互助平台发展十年,不乏巨头入局。但伴随高风险和监管缺失,网络互助接连遭受质疑,银保监会也发文明确网络互助平台属非持牌经营,处在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市场对将其纳入监管、接受审查呼声不断。



1
互助平台迎关停潮头部相互



伴随行业壮大,互联网巨头不断入局。2018年蚂蚁金服推出“相互宝”,2019年,苏宁金融旗下的“宁互宝”、360旗下的“360互助”、美团旗下的“美团互助”和百度旗下的“灯火互助”相继上线。

 

蚂蚁集团研究院发布《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网络互助平台的实际参与人数已达1.5亿人,预计2025年将达4.5亿人,覆盖中国14亿人口的32%左右。而今,网络互助平台却迎来关停潮。

 

3月24日,轻松互助宣布于当日18点正式关停。轻松互助表示关停是基于公司业务调整,后续轻松集团将继续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及服务。而轻松互助退出后,会员服务权益不变,用户依然可以享受免费问诊等服务,将以合规健康险产品加轻松健康的会员服务的形式,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健康保障。

 

对于关停和自身风险,轻松互助向《今日财富》表示关停是平台自身行为,轻松互助是在特定时期基于用户需求的创新探索,如今由于业务调整和市场上普惠的健康保障产品的日益丰富,因此选择适时地关停

 



 (图片来源:轻松互助官方微博)

 

虽说是自身行为,但关停却不止一家。在轻松互助宣布关停后不久,曾以“一人生病,众人均摊”模式上线的水滴互助官方宣布将于3月31日18时正式终止并于4月1日之前发起退款。根据水滴互助最新公示信息,平台最新参与分摊的会员为1157万人。

 

至此,曾经的“三大头部互助平台”当前仅剩蚂蚁金服旗下的相互宝仍在运营。

 

需要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已有多家网络互助平台关停。2020年8月12日,百度旗下灯火互助宣布终止,原因是互助计划参与成员人数少于50万。从上线到退出,灯火互助只走过300天,成为第一家关停的互联网大厂互助计划。今年1月15日,美团互助发布公告表示因业务调整,将于当月31日24点正式关停,关停后将继续聚焦公司主业发展。



2
合规稳定性、持续性质疑



关停潮的背后,《今日财富》发现,网络互助平台本身存在多重风险。

 

据了解,网络互助计划是在满足健康告知等前提下,个人可以通过预付费或免费形式加入互助计划成为会员,并获得一定的大病、意外风险等保障,若出现互助计划规定内的大病、意外事故即可申领一笔补助金,互助金来自所有会员分摊的金额。会员数量越多,分摊金额越低。

 

网络互助计划具有一定保险性质,但非保险产品。究其本质,网络互助平台不是持牌保险机构,处于无人监管真空状态,其涉众风险不容忽视。

 

(图片来源:艾媒咨询《2020上半年中国网络互助发展专题研究报告》)

 

稳定性不强是互助行业饱受诟病的风险。去年12月,相互宝曾发出一则《保障及规则优化》公告,宣布删除对轻症甲状腺癌以及轻症前列腺癌的保障。此前根据相互宝“公议家园”介绍,规则更改需经过成员建议、评估方案、意见征求、正式公告和规则生效五个步骤。而规则更改后却有不少会员抗议并没有收到意见征求通知。

 

艾媒咨询分析师曾表示,网络互助平台和其他平台略有区别,伴随网络互助行业的稳步发展和加速布局,因平台要求用户持续付费,用户留存率即网络互助平台有效活跃用户规模的维持将会是当前网络互助行业的一大挑战。

 

就相互宝而言,分摊金额不断上涨近来不断引发市场争议。数据显示,在2019年7月第1期时相互宝的大病互助计划人均分摊费用约1元,而截至2020年12月,每期分摊金额为4-5元,涨幅超300%。而相互宝的另一个老年防癌计划,2020年1月第一期人群分摊费用为9.78元,2020年底每期分摊金额达20.5元,涨幅109.6%。分摊金额及其它问题导致不断有健康会员退出互助计划,而随着分摊人数的下降,分摊费用也将上涨。

 

此外,保险监管部门也曾多次公开强调,现有“互助计划”经营主体没有纳入保险监管范畴,部分经营主体的业务模式存在不可持续性,承诺履行和资金安全难以有效保障。并指互助计划个人信息保密机制不完善,容易引发会员纠纷,蕴含一定潜在风险。

 


3
监管点名行业迎重大洗牌



2020年 9月 9日,银保监会在《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一文中表示,最近一段时期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此外,银保监会指出网络互助平台监管缺乏制度依据,处于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

 

文中指出,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对于美团互助的关停,时任中国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曾公开表示,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和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是其关闭的主要原因。下一步,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关注。

 

互助平台先后关停,是否已传递出了行业信号,关停后的互助平台如何善后和转型目前尚未可知。但显而易见的是,平台风险的确需要规避和解决。而即使关停,平台也需要完善的风控和退出机制来保障用户利益。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图片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