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银行:高层动荡不断,同业依赖待解,回A之路暂搁

2021-02-02
Screen Shot 2021-02-02 at 10.39.25 AM.pn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王恩浩
编 | 宋   鸿


作为****由城市商业银行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的股份制商业银行, 徽商银行近几年一直风波不断。1月14日上午,徽商银行总行行长助理、徽银理财董事长夏敏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具体原因不详,其在总行、理财子的办公室也均已被搜查。

 

据了解,这是全国范围内首位被带走调查的银行理财子公司董事长。除此之外,徽商银行的业务也频出问题。为了解相关信息,《今日财富》杂志向徽商银行求证,但截止发稿前,对方一直未有回应。


1
大波罚单未平 被查风波又起

公开信息显示,2005年12月28日,徽商银行于合肥正式成立,是****由城市商业银行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设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成为继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之后全国第五家资产过万亿的城市商行。

 

2020年4月26日,徽银理财在合肥开业,系徽商银行全资理财子公司,也是中部地区首家城商行理财子公司,夏敏出任董事长兼法人,注册资本20亿元人民币。

 

1971年出生的夏敏,曾任合肥城市合作银行长江中路支行行长助理,合肥市商业银行逍遥津支行行长,合肥市商业银行资金财务部总经理,合肥市商业银行行长助理、副行长。2005年12月起夏敏担任徽商银行计划财务部总经理,并于2011年12月起任徽商银行行长助理。


据徽商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夏敏在2019年从徽商银行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215.9万元,远高于该行行长张仁付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66.6万元。

 

而就在2021年1月11日,夏敏还在媒体公开发表《加快银行理财子公司转型升级》一文,探讨银行理财子如何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助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天后,夏敏被带走调查,距其担任徽银理财董事长不足一年。

 

除此之外,徽商银行近几年罚单风波也未曾间断。

 

《今日财富》杂志注意到,2020年12月25日,安徽银保监局一口气向徽商银行开出11张罚单,并处以徽商银行罚款290万元,徽商银行合肥分行也被处以40万元罚款。而9位身为高管的直接负责人也同时被处以7万至30万不等额的罚款及警告, 相关负责人合计被罚款89万元。根据安徽银保监局公布的信息,徽商银行的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包括同业业务专营部门管理不到位、信贷资产非真实转让、同业投资严重不审慎、同业投资风险分类不实等。上述11张罚单,有9张涉及同业业务。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今,徽商银行已被银保监会开出43张罚单。从近些年银保监开出的处罚信息中,徽商银行大多被处罚事实都与同业业务相关。


2
过度依赖同业资金  问题频出


尽管徽商银行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客户存款和同业资金融入,但同业资金在负债中占较高成为该行发展的一项隐患,即便如此,徽商银行对同业资金热情不减。

 

2021年1月5日,据徽商银行公布的2021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徽商银行2021年度同业存单拟发行额度为2240亿元,而去年该行累计发行152期同业存单,累计发行量达2291.8亿元。截至2020年12月18日,该行同业存单余额为1432.3亿元。从2020年同业存单发行期限结构来看,徽商银行存单主要以6个月、1年和1个月期限为主,发行量占比分别为43.12%、22.71%和21.59%。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在2020年6月对徽商银行的评级报告中指出,同业业务方面,为保持充足的流动性,该行积极发行同业存单以拓展融资来源,对市场资金依赖度较高。2019年以来该行加大同业资金融入力度,截至2019年末,同业负债(扣除保险公司存款)及同业存单(不含应计利息)余额较年初大幅增长47.82%至3235.82亿元,在总负债中占比31.05%,较年初上升8.72个百分点;同业资产较年初增长21.31%至476.43亿元,在总资产中占比4.21%。该行存款结构有待优化,同业资金在负债中占比高,负债稳定性有待提升。

 


此前,徽商银行一度卷入包商银行风险事件。2020年11月23日,徽商银行与包商银行、包商银行接管组及存保基金签订收购承接协议。徽商银行收购了包商银行部分资产负债并设立或直接收购包商银行4家分行,即包商银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和宁波分行及内蒙古外的全部资产净值912亿元(资产账面价值为1409亿元),还有包商银行4家分行价值153亿元的业务。

 

徽商银行全国17家分行,除了南京分行外,其余分行均在安徽省内。由于省外的分行少,收购包商银行宁波、深圳、成都、北京四家分行意味着徽商银行需要跨区域布局。

 

徽商银行在2021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表示:“在收购原包商银行北京、深圳、成都和宁波四家分行后,本行经营区域进一步扩大,为各项业务的发展创造空间。但本行新增四家分行所在区域面临较为激烈的市场竞争,同时管理半径的扩大对本行管理和风控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3
高层变动频繁 回A之路一波三折


人事方面,徽商银行高层变动正在加剧。

 

2017年12月12日,前董事长李宏鸣辞去徽商银行董事长等职务,由时任行长吴学民接任,该人事变动当时被外界定为“内斗”,有消息称李宏鸣离职原因主要是徽商银行董事会与第一大股东中静集团及关联企业就公司治理等问题存在明显的分歧。去年,徽商银行总行人员岗位变动频繁,更有消息流出声称“徽商银行员工大面积离职”。

 

2020年4月21日,职工监事、监事长张友麟向该行监事会递交辞呈。2021年1月21日,徽商银行发布公告,该行股东监事李锐峰因工作职务调整原因向该行监事会递交辞呈,请求辞任该行股东监事及监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同日,该行外部监事杨锦之亦递交辞呈请求辞任该行外部监事、监事会监督委员会主任委员及委员职务。

 

除了人事动荡不停,徽商银行回A之路一直颇受外界关注。2013年11月,徽商银行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交易,注册资本为121.55亿元。长三角一直辖市和三个省会城市中,徽商银行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登陆A股的城商行

 

过去五年,徽商银行曾数次在公开场合及定期报告中提到将积极推进A股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项目,但迟迟没有进展。早在2010年,徽商银行就启动了上市工作,但在A股市场的排队名单中等待了两年多依然杳无音信,遂于2013年转道H股上市。

 

2013年11月12日,徽商银行H股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2015年,徽商银行再度筹划回A股IPO。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撤回上市申请,并在当年年末再次申请恢复审查,但未有任何进展。2020年4月29日,徽商银行又一次宣布回A战线拉长。其公告称,公司拟将A股发行方案的有效期延长12个月,即延长期限自2020年6月30日起至2021年6月29日止。截至目前,该行A股IPO尚未有新进展传出。徽商银行回A之路的曲折是否和其人事频繁变动有关,尚不得而知。

 

在筹划回A的这几年,徽商银行的盈利能力整体呈上升趋势。2015年至2019年,徽商银行营业净收入分别为169.77亿元、209.18亿元、225.08亿元、269.51亿元、311.59亿元,整体增幅为83.54%;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1.6亿元、68.7亿元、76.15亿元、87.47亿元、98.19亿元,整体增幅为59.4%。

 

但在2020年,徽商银行却面临盈利能力下降、资产质量风险上行的风险。根据半年报,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该行平均总资产收益率同比减少0.01个百分点、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同比减少0.97个百分点,而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也分别同比减少了0.12个百分点和0.09个百分点。

 

此外,徽商银行还出现了“不良双升”的情况。2020年上半年徽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13%,较去年年初增长0.09%,同比增长了0.1%;拨备覆盖率为290.45%,较去年年末下降13.41%。而不良贷款余额也在增长,2020年上半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9.66亿元,较去年年初增加11.51亿元。

 

2021年1月4日,徽商银行完成非公开发行内资股98.94亿元,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在盈利能力下滑、资产质量风险上行的基础上,监管开出多张罚单直指该行同业业务违规,而其理财子公司董事长被调查无疑是雪上加霜。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图片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