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抢救”华夏幸福 网传工行平安正在组团

2021-01-29
Screen Shot 2021-01-29 at 10.40.45 AM.pn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黄晓峰
编 | 宋   鸿

作为曾经千亿房企、河北省房地产龙头,如今的华夏幸福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非标延期,商业票据停止兑付,相关债券全线下跌,多家机构下调信用评级,上交所发监管函等,华夏幸福的债务情况引起监管和市场的高度关注,很长时间占据了财经头条。

 

不过,经过密集磋商,好消息似有传来:1月28日,根据REDD消息,华夏幸福拟成立债委会,由最大的债权人工行和平安牵头,而此前曝出的消息是华夏幸福正在与顾问进行磋商,以制定庭外债务重组建议。如何“抢救”华夏幸福,显然已迫在眉睫。



1
信托商票债券齐爆,短期债务风险陡增

摆在华夏幸福面前首要的是债务问题。据华夏幸福2020年三季度报显示,华夏幸福净负债率214%、剔除预收款的资产负债率78%、有息负债规模达2185亿,其中一年内到期负债1177亿元,而同期持有货币现金仅为386亿元。不仅“三条红线”全中,且持有货币现金不足一年内到期负债的1/3,易出现挤兑、兑付困难等风险。

 

华夏幸福对非银融资的依赖偏大。1月27日,国际知名评级机构惠誉将华夏幸福多只债券评级从“B”下调至“CCC”,并将华夏幸福的独立信用情况从“b+”调至“b-”后再次下调为“ccc-”。截至目前,中金、穆迪、惠誉、中诚信等多家知名评级机构均将华夏幸福信用评级下调。

 

惠誉在研报中指出:“华夏幸福有约50%的未偿债务由资本市场工具构成,另有25%来自非银贷款人。”惠誉认为,非银融资比银行贷款更难获得展期,且任何短期债务的条款和条件恶化都可能对长期债务产生连锁反应,增加流动性压力。

 

《今日财富》杂志发现,信托非标、商业票据、债券,成为悬于华夏幸福之上的三柄达摩克里斯之剑,公司在短期债务方面逐渐恶化已初现端倪。

 

1月18日,中融信托发布临时性公告称,由于华夏幸福与其子公司未能在1月15日支付“中融-骥达11号”和“中融-融昱100号”两项到期的信托计划本息,共计11.2亿元,导致无法清算。两项信托计划涉及招商银行主承销的华夏幸福2020年度中期票据“20华夏幸福MTN001”和“20华夏幸福MTN002”的交叉保护条款,共约10亿元。

 

不过很快,1月22日,招商银行称,华夏幸福已书面回复:“已与中融信托达成和解,不再触发‘交叉保护条款’。”但对于如何和解、何时兑付信托计划本息等问题仍未披露。

 

与此同时,华夏幸福商业票据陆续出现逾期。1月25日,媒体报道,持有华夏幸福逾期商票的供应商陆续到华夏幸福北京总部问询处理方法,但相关负责人并未出现。

 

有持有华夏幸福下属子公司商业承兑汇票的供应商在网上曝出截图,该票据目前状态显示为:提示付款已拒付。而据澎湃新闻1月24日报道,华夏幸福表示:“票据肯定会兑付,正在和第二大股东讨论方案,预计在春节前后有所披露。”

 

 

此外,自1月11日以来,华夏幸福相关债券全线下跌,部分人士认为下跌与“16华夏06”债券进入回售期有关。

 

1月15日,外媒称,河北省承诺为华夏幸福提供95亿元的有条件财政支持,首笔提供30亿元中有15亿元用来回售期"16华夏债",剩余资金用来偿付建筑工人工资及覆盖营业费用。但华夏幸福表示:"以公告为准,无论真假,此事没敲定以前,都无法对外发表言论。"

 

而4天后,1月19日,彭博社称:“华夏幸福已将‘16华夏债’全部回售本息划转至中证登。” 并认为这笔资金来源就是此前消息提到的省政府援助。

 

但即使“16华夏06”已开始正常回售,仍无法降低债券投资者对华夏幸福违约风险的担忧,截至1月27日,华夏幸福相关债券仍呈空头态势。华夏幸福海外债券价格也呈现下跌趋势。

 

据惠誉估计,华夏幸福有27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将于2021年3月至6月到期或可行权回售(包括永续债券),2021年下半年还有100亿元人民币到期;信托方面,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共近20家信托公司与华夏幸福及其子公司合作,规模超500亿元;商业票据方面目前涉及金额不明,但依据华夏幸福第三季报显示,应付票据金额约为109亿元,且华夏幸福在变动提示中指出本期应付票据金额提升“主要系本期开具的承兑汇票增加所致”。

 

由此可见,华夏幸福在债券、信托非标、商业票据三项工具中融资规模巨大,若后续违约兑付情况持续发生,恐将彻底导致大规模的债务风险。



2
网传拟成立债委会,由工行、平安牵头


华夏幸福事发后,市场不时传出公司与中国平安的商讨进展。根据Wind资讯,截至2020年三季报,华夏幸福第二、第三、第四大股东均是平安系资金。

 

据悉,中国平安自2018年、2019年分别以137.7亿元和42亿元受让华夏幸福19.7%和5.59%的股份后,还向华夏幸福提供了120亿元永续债,共计向华夏幸福输血近300亿元。

 

与之相对的,华夏幸福也签署了对赌协议:华夏幸福承诺,在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不低于30%、65%、105%,即分别不低于114.15亿元、144.88亿元、180亿元。否则,华夏幸福将对平安资管进行现金补偿。

 

但2020 年前三季度华夏幸福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25%至73 亿元,恐难以达成对赌协议,或将面临现金补偿问题,华夏幸福的债务问题也引起各方和监管的高度关注。

 

此前,REDD援引知情人士称,中国央行、银保监会、财政部、住建部官员于1月18日开会讨论华夏幸福相关事宜,但尚未就下一步行动达成共识;在1月19日的例行会议上,国务院也进行了相关讨论。监管机构以及包括华夏幸福股东中国平安在内的利益相关方,最近几天已派出人员到河北廊坊,筹划解决华夏幸福债务困境的方案。

 

1月28日,根据REDD最新消息,华夏幸福计划建立一个由其最大的两个债权人中国平安和工商银行牵头的债委会。债委会还将包括其他三个金融机构,并将于2月1日正式成立,以解决该公司的债务问题。报道称,成立委员会的决定是由华夏幸福工作小组上周做出的;有监管部门上周排除了公司破产的可能性,要求其偿还其债务,除非该公司无力偿债。

 

华夏幸福能否迎来转机,且看春节前后了。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图片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