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农商行:高管落马资本承压,房贷踩线不良激增

2021-01-12
68a15cbc0de35f3a62601c2b062d88cd.jp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李   瑶
编 | 宋   鸿


排队21个月,原定于在2020年12月30日接受发审委审核的广州农商行,在上会前一晚12月29日突然宣布撤回A股IPO申请,主动按下“暂停键”。 

 

“本行业务运作良好,撤回A股发行申请将不会对本行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本行将根据实际情况择机重启A股发行申请。”广州农商行副董事长易雪飞在公告中表示。

 

日前,《今日财富》杂志就为何撤回申报材料,预计何时重启A股发行申请等相关问题向广州农商行进行求证,但截止发稿,未得到回复。


1
自行撤回IPO材料  此前高管频出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农商行前身是始建于1952年的广州农信联社,是广州地区第一家农村信用社。在2009年完成股份制改革并成立开业,作为广东省内第一家农商行,广州农商行至今已有近70年的发展历史。按照2018年度净利润和期末总资产,广州农商行是全国排名第四、广东省****的农商行。

 

2017年6月,广州农商行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广州地区首家上市银行。一年后,该行宣布筹划回A,并在2019年3月首次披露招股书,上市地定在深交所。

 

2020年12月29日晚间,广州农商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表示,鉴于战略规划调整,该行经审慎考虑,并经与该行A股发行申请相关中介机构的审慎研究,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

 

在上会前一夜突然宣布撤回IPO申请文件,引起行业关注。自申报A股IPO以来,广州农商行的高管层变动频频为其上会笼罩着一层迷雾。

 

2019年8月,广州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并在2020年4月以受贿罪被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同月,中国检察网披露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广州农商行原党委委员、行长助理吴海峰涉嫌受贿罪、行贿罪一案提起公诉。

 

2020年7月,广州农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风险官彭志军(市管副局级)因涉嫌受贿罪予被逮捕。12月,原广州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蔡建出任广州农商行董事长。


2
房地产贷款占比踩线 核心资本承压不良激增


在广州农商行宣布撤回A股IPO申请的两天后,12月31日,央行联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首次对房地产贷款占比以及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作出明确限制。

 

根据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要求,广州农商行所处的第三档标准规定房地产贷款占比以及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分别为22.5%和17.5%。若以2020年6月数据为基础,广州农商行房地产贷款占比为23.65%(个人住房贷款占比12.06%+公司房地产贷款占比11.59%),超过监管规定上限1.15个百分点。

 

数据显示,广州农商行2020年上半年房地产的贷款在减少,但不良贷款率却在激增,公司对此解释为:"主要是在经济下行及疫情影响下,个别客户的房地产项目定位高端,销售进度缓慢,资金链紧张,形成不良。"

 

根据三季报, 截至2020年9月末,广州农商行法人口径下的资本充足率为12.49%,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3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63%,三项指标较2019年末均有下降。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逼近8.5%的监管红线。

 

此外,不良率连年抬升。2019年末,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较2018年提升0.46个百分点;2020年6月末,公司不良贷款率再次提高至1.84%,其中,关注类贷款较2019年末增长近60%,占贷款总额的比例提高1.21个百分点至4.32%。


3
回A之路波折  何处补血成疑

业内认为,广州农商行虽然主动撤回了资料,但不撤通过率也不容乐观。

 

资料显示,2019年11月29日,证监会从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关于财务会计资料的相关问题等3个方面,曾对广州农商行的招股书进行了45点反馈。当年12月20日,广州农商行再次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了其更新后的招股书。

 

而去年4月,证监会发布《关于对广州农商行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中指出,“经查,我会发现你公司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部分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计提不充分、个别违约债券会计核算前后不一致等问题。”按照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今日财富》杂志发现,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需求迫切,但银行IPO情况并不乐观。与2019年8家银行上市相比,2020年仅厦门银行1家银行登陆A股。

 

(数据来源:《今日财富》杂志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对于2020年银行IPO****的状况,业内人士称,受疫情影响,农商行逾期贷款规模显著增加,加之“银行业让利实体经济”的现实要求,一定程度上可能对中小银行未来资产质量和盈利水平带来下行压力。而IPO减少是受银行自身盈利及资产质量情况、上市审批的标准和考量更为严格的影响。

 

2020年7月,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在疫情影响下,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上升的压力加大,必须做好不良贷款可能大幅反弹的应对准备,因此中小银行未来拨备计提、充实资本实力的压力明显上升。

 

农商行的客户主要是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居民,其信息、资金、用工等多方面的抗风险能力都不及大中型企业,受疫情影响恢复周期快慢不一。据行业人士预测,2021年,地方农商行不良贷款将会持续暴露,不良资产处置将面临多方面挑战。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Image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