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国际面临内忧外患,10nm以下先进工艺是否又将被三星、台积电拉开差距?

2020-12-30
1.png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黄晓峰

编 | 宋   鸿


12月15日,中芯国际发布公告称,董事会表决通过关于委任副董事长、执行董事的议案,其中董事梁孟松博士无理由投弃权票。就在公告发布当晚,中芯国际联席CEO、执行董事梁孟松向董事会递交了书面辞呈。


12月16日,中芯国际发布公告称:“已知悉梁博士其有条件辞任的意愿,公司目前正积极与梁博士核实其真实辞任之意愿。”


但就在内部矛盾仍未解决之际,12月18日,中芯国际正式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内外交困的中芯国际该何去何从?截止发稿,中芯国际未就相关问题回复《今日财富》杂志。


短期影响不大 尖端研发被“卡脖子”


实体清单是美国商务部设立的出口管制条例。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外国企业,美国将禁止本国企业在某些领域与其合作。而且即使不是美国企业,只要该公司与美国企业有合作,美国也会对其施压,禁止其与“实体清单”中的外国企业合作。


据相关人士透露,目前荷兰的ASML垄断了对芯片制造极其重要的光刻机技术,若想制造22nm~5nm的芯片,必须从ASML进口光刻机。其他如半导体胶、芯片设计等技术,目前国内也高度依赖进口。


12月21日,中芯国际发布公告回应“实体清单”事件,称:经公司初步评估,该事项对公司短期内运营及财务状况无重大不利影响,但对10nm及以下先进工艺的研发及产能建设有重大不利影响。


据中芯国际2020年三季报显示,在公司的芯片收入中,100nm以上的占38.6%、90nm~40nm的占46.4%,较先进的28nm、14nm共占14.6%,剩余的仅占0.4%。


由于半导体产业存在摩尔定律:集成电路上可以容纳的晶体管数目在大约每经过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这造成了半导体目前尖端技术迭代快速,最先进的7nm、5nm和3nm的技术研究处于全球竞赛的阶段,但由于良品率和量产成本的原因,目前市场主要营收产品仍是100nm以上与90nm~40nm的芯片。


但除了硬件技术的困境外,中芯国际内部同样存在不少危机。


股东结构复杂 公司内讧不断


中芯国际是美籍台商张汝京创立,公司初创时,首批投资人既有美国高盛、华登国际,也有台资汉鼎亚太,新加坡的祥峰投资,以及中资背景的上海实业、北大青鸟。多元复杂的股东构成在前期虽为中芯国际带来了便利,但利益之差和管理成本同样造成其创立以来十年九亏、专利诉讼、创始人出局、CEO更迭等一系列问题


2008年,中芯国际亏损4.4亿美元,引入新投资人——具有国资背景的大唐电信,后者于2008年11月入主中芯国际,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2009年11月3日,中芯国际与台积电长达7年的专利诉讼案最终由美国加州地方联邦法院判决中芯国际败诉,最后中芯国际选择与台积电和解,赔偿2亿美元和8%的股权与2%的认股权,台积电一跃成为中芯国际第二大股东。


同年,创始人张汝京辞职离开中芯国际,由王宁国接任CEO与执行董事。接受媒体采访时,张汝京无奈地说:“我尽力了,官司的事让我精疲力竭,对(辞职)这个结果我也感到很失望。”


2011年6月27日,时任中芯国际董事长江上舟去世。两天后,中芯国际召开股东大会选举新一任董事会成员,而时任CEO的王宁国却意外落选,第一大股东大唐电信投下了关键的反对票。


之后,网络上多有传出王宁国与杨士宁(时任中芯国际COO)相互抨击的言论,最终网上曝出了一份杨士宁涉嫌逃税的内部审计文件,但由于此事牵扯出更多内幕,王宁国与杨士宁分别于2011年7月13日和2011年9月5日双双辞职,离开中芯国际。


此次内讧风波过后,2011年第四季度中芯国际单季度巨亏1.65亿美元,从此,中芯国际与台积电技术差距越来越大。


2014年,台积电已回收28nm工艺,开始打价格战,而中芯国际28nm工艺制程才刚起步,直到2016年,中芯国际28nm的良品率仍未达到及格线。


于是,为了弥补技术差距,中芯国际于2017年邀请梁孟松加入,担任联席CEO与时任中芯国际的CEO赵海军共同领导中芯国际,中芯国际出现了少见的一公司双CEO的景象。


梁孟松后中芯何去何从


梁孟松是一等一的技术性人才,发表的论文达350篇,拥有181件半导体专利。在半导体行业中,人才是尤为重要的。


梁孟松进入中芯国际后,很快将28nm的产品良品率提升到了85%以上,其2017年来到中芯国际完成的第一代技术便是目前中芯体量最大的0.18um PMU电源管理芯片,也是公司目前在世界领先的技术。


在芯片研发方面,梁孟松直接选择了跳代的方式。信达证券电子行业首席分析师方竞曾表示,“梁孟松到来之前,中芯国际(与台积电、三星)的差距是逐年拉大的。他到来之后,中芯国际的研发采取了跳代的方式,直接跳到14nm,之后继续向N+1、N+2发展。


虽然梁孟松在技术领域极具竞争力,但他在职业道路上却屡屡受挫。


1992年,梁孟松从美国回到台湾,进入台积电担任研发处处长,那时的研发处主管人正是这次受邀担任中芯国际副董事长的蒋尚义。几年后,梁孟松与另一位同事孙元成竞争研发副总失败,被调派至“超越摩尔定律办公室”作为负责人,后于2009年从台积电离职,在2011年加入三星集团,任三星LSI部门技术长及三星晶圆代工执行副总。


在他的带领下,三星实现了14nm技术对台积电的赶超,成功从台积电手中抢下苹果公司A9芯片的订单,而当时台积电研发14nm技术的负责人正是蒋尚义。之后,台积电诉讼梁孟松泄露台积电机密,最终法院判决:在2015年12月31日之前,梁孟松不能以任职或者是其他的方式继续为三星提供任何服务。


在法庭上,梁孟松曾控诉台积电称:“我在超越办公室几个月,完全不受重视,也无事可干,大家都知道我被下放了,被冷落了,我也不敢再去员工餐厅,我怕见到以前的同事,以前的同事也怕见到我,我觉得非常丢人,没脸见人,我对台积电付出了那么多,他们最后就这么对我,把我安排去一个像冷宫一样的办公室。”


对此,台积电某高层曾在采访中表示:“梁孟松是个奇才,但他的能力又深又窄,孙元成负责的是整个制程整合,能力虽然没梁孟松深,但是有更好的全局观。”


采访到最后,台积电的高层意味深长地补充说:“梁孟松很能干,但是性格有时候……”


2017年,梁孟松进入中芯国际,担任联席CEO,但也多有传闻称他与另一位CEO赵海军不合,不怎么来往。


此次辞职事件流出的梁孟松辞呈中,其措辞也与当年梁孟松控诉台积电时多有相似之处。


辞呈中,梁孟松表示写道:


“我自从 2017 年 11 月,被董事会任命为联合首席执行官,至今已三年余,在这 1000 多个日子里,我几乎从未休假,甚至在 2019 年 6 月份,当我正在经历着生命中最危险的时刻,都从来没有放弃、 也没有辜负过诸位对我的嘱托。”


“我是在 12 月 9 号,上星期三早上,接获董事长电话告知:蒋先生即将出任公司副董事长一职。对此,我感到十分错愕与不解,因为我事前对此事毫无所悉。我深深地感到已经不再被尊重与不被信任。”


“我觉得,你们应该不再需要我在此继续为公司的前景打拼奋斗了。我可以暂时安心的休息片刻。”


无论如何,梁孟松都为中芯国际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目前梁孟松是去是留也还未完全定论。但如今中芯国际面对外部技术设备“卡脖子”的情况,若内部人才又出现流失,在芯片技术的尖端领域是否又会被其他公司赶超,拉开差距?如何破局,显然成为中芯国际之后需要全力思考解决的问题。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版权及商务合作电话:021-50388577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图片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50388577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0号中融恒瑞国际大厦东楼901B
以“创造财富新思维”为理念,致力打造连接中国创富者和财富管理者的媒体平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