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和诺亚之争: 34亿私募产品关联方谁在说谎?

2019-07-23
c7f09d12607c4419bac8af230ad43826.jpg

7月8日,诺亚财富(NYSE:NOAH)发布公告,该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歌斐资产”)发行的产品为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相关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34亿元人民币,而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当晚美股开盘后,诺亚财富股价跌逾22%,市值损失约5亿美元,其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发布内部信对相关事件进行了说明。

汪静波内部信截图

歌斐资产对京东及承兴国际提起诉讼

事件源起承兴国际董事会主席罗静被拘。7月5日,承兴国际控股披露,公司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罗静被刑事拘留。除了承兴国际外,罗静还控制了上市公司博信股份。5日午间,博信股份也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于6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随后,事情进一步发酵。

据汪静波的内部信显示,因承兴公司涉嫌刑事欺诈,案子尚在侦查中,很多情况诺亚并不清楚,但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诺亚会尽*大可能摸清情况,保全基金资产,相关基金会根据法规整体延期半年到一年。

此外,汪静波指出,“从发现风险到今天,公司做了以下几件事: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并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同步,我们联系了一些大型的困境基金,做了有效的交流,有了一些初步的共识。”

对此,《今日财富》杂志记者联系了歌斐资产相关负责人。针对罗静是在汪静波办公室被拘捕的传闻,该负责人表示“一切已在司法侦查中,请以公司公告为准”。对于内部信中与大型困境基金形成共识的进一步情况,她表示“目前相关方案还在研讨中,暂不方便透露细节。”

据了解,诺亚财富目前已成立专项处理小组进行专门应对,歌斐资产已对承兴国际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另据诺亚内部人士向《今日财富》杂志透露,“承兴国际涉嫌欺诈一事由诺亚率先发现并报警,此后亦主动对外发布公告进行说明”。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显示,诺亚财富在2017年和2018年共发行了34期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其中,2018年初发行近10期创世核心企业产品,资金去向皆为承兴国际与京东的供应链融资。

对于相关创世核心企业私募基金延期事件,诺亚财富表示,公司旗下所有产品均由第三方合格金融机构进行托管,资产与相应资金均依基金契约进行投资管理,保持独立运作,风险不会传导到其他产品上。在发现该项目风险因素后,立即启动了对存续期内其他产品进行排查,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同类问题。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歌斐资产管理基金总额为1711亿元,产品数量共计800余只。 

京东声称:歌斐资产并未履行尽调责任

此前,京东给出的官方回应为,“这个事情和京东无关,是承兴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而歌斐资产在回复媒体时表示,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资产已经就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歌斐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结果。

对于歌斐资产的回复,京东再次声明: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此外,京东指出,歌斐资产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后,京东希望歌斐资产正视其管理问题,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资产罔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京东*新回复

《今日财富》杂志就“歌斐资产是否履行了尽调义务,尽调情况如何”向歌斐资产相关负责人进行求证,对方表示“案件还在侦查中,真相只有一个,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公司将积极通过民事和刑事程序尽*大程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尊重司法机关的*终裁决。”

京东与诺亚之争,根源在于承兴国际涉嫌“造假”。

有业内人士指出,“不管是歌斐资产还是京东,都认为承兴国际在其中存在‘欺诈嫌疑’,目前警方已经介入此事。从金融业务角度来讲,如果警方在充分调查后,界定承兴国际确实存在欺诈、伪造合同骗取资金的问题,那么承兴国际就构成了诈骗罪或者金融诈骗罪。”北京安博(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程金海在接受《今日财富》杂志采访时指出,如果投资标的为假,那么造假者要对事件负责。

关于相关责任认定,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怀涛律师在接受《今日财富》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法律角度,如果承兴国际和京东合同属实,京东也无需对投资者负责。如果承兴国际伪造与京东之间的合同,将虚假的应收账款出售给歌斐资产,则涉及合同诈骗等犯罪。目前承兴国际的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罗静已被刑拘,承兴国际参与诈骗之人,都可能承担刑事责任。对出售虚假应收账款的行为,歌斐资产可以要求承兴国际承担违约的民事责任。”

牵连多家金融机构涉嫌诈骗金额或超百亿

FMI共济投资金融服务中心总经理顾汉升告诉《今日财富》杂志记者,此事可能会产生三点影响,“第一,整个财富管理市场现在非常脆弱和敏感,导致投资人,理财师,企业,监管更加紧张;第二,事后监管的态度非常重要。如果监管收缩同类型这类产品的口径,意味着很多财富机构借此类型产品做借新还旧的,资金就会接不上,然后继续爆雷,继而引发更大的恐慌,使得监管更不敢放口子,进入恶性循环;第三,叠状雷暴会把原本今年整体防治风险的工作节奏打乱,维稳压力也会增大,进而引发对政策传导机制尺度的选择,是从快从重,还是节制+自由。”

而承兴国际案的波及方不只是诺亚和京东。《今日财富》杂志从知情人处获悉,一位接触过承兴国际2亿融资项目的头部机构曾成功避雷。因该项目标的是应收账款,其团队在查询应收账款明细时发现是U盘采销。但当时与某电商平台的采购合同引起了其风险团队的注意:其一,39元的16G U盘在合同中定价竟然100多元,合同的签署不合逻辑;其二,在进行确认动作实现时,某电商平台要求只能邮寄快递到电商平台公司,不允许也不能够让保理团队带人上门盖章和确认。正是上述疑点让该机构成功避开承兴雷区。

但其他机构显然没有这么“幸运”。公开信息显示,多家资管机构和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曾经为承兴国际融资,包括信托、券商资管和私募基金。卷入其中的云南信托在回复媒体时称,“目前已同时采取民事和刑事两方面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包括联系公证处和专业律师启动强制执行手续,追索融资人、担保人的付款义务;并向昆明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公安部门的协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除了云南信托和已经到期的中江信托、钜派投资相关项目,多个尚在存续期的私募基金和券商资管计划踩雷承兴国际。其中,首建投资本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振兴二号”和“振兴三号”私募投资基金由广州承兴承担回购义务,并由承兴国际实控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期限均为24个月,其中“振兴三号”募集了2亿元。

此外,湘财证券“金汇”系列25、26、27号集合资管计划亦牵涉其中,主要投资于广州承兴应收账款系列产品,产品资金用于购买融资方因销售货物或提供服务所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罗静同时提供个人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存续期均为1.5年。从目前可知的信息看,25号募集资金达2.487亿,27号募集资金达1.997亿。

《今日财富》杂志从可靠消息源处了解到,警方正在全力侦办“承兴国际案”,此案不只牵涉京东和诺亚,还有多家上市公司、券商、信托及其它三方财富机构深陷其中,其涉嫌诈骗金额至少超百亿,或将成为2019年私募产品“第一大案”。

“承兴国际案”幕后真相,《今日财富》杂志将持续跟踪报道。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6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方路800号宝安大厦2003A室
最具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