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行情难持久,大盘寻底是主线

2019-07-19
list.jpg

作者:唐朝歌者

自2019年第一周探出上证指数2440.91点新低以来,大盘摆出了上攻态势,2515.32点上方0.19点的上攻小缺口一直未补,无奈向上动能仍然不足,三大指数徘徊在30日线之下。

此次反弹因央行降准而起,加上中美贸易阶段性休战气氛烘托,全球各大股市一起反弹,后市如有中美贸易妥协的确定消息刺激,A股各指数仍可能会突破30日线的压制继续反弹。然而,大盘并不具备死多头李大霄所说的“2440点是中国股市第五**牛市起点”的条件,大盘二次寻底将是A股2019年上半年的主线。

这是因为:

一、世界政治受制于逆全球化困局,动荡尚难平息。

2019年伊始,法国黄马甲运动风波再起,特朗普为边境墙宁可让美国政府创历史记录地关门,俄乌争端在北约的鼓捣下越演越烈,美国从***撤军出尔反尔,这让人们对2019年的政治动荡充满担忧。

2018年只是动荡的开始,2019在世界史上注定将是又一个不确定性肆虐的年份。新技术革命和全球化带来的国家间、社会阶层间的分化加剧,世界力量格局的重整加剧,必然带来社会动荡的加剧。

技术进步会带来文明的变革,进而导致政治关系的紧张和社会秩序的动荡。紧接着20世纪初电气化、汽车、飞机的出现,欧洲出现极端民族主义的泛滥,带给世界连续两次世界大战,直到二战后建立起以联合国、关贸总协定、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标志的新的世界政治经济体系,方才稳定下来。

而今,新技术革命对社会经济的影响正在加速,世界又将进入一**重组。人们能否汲取当年的教训,相对平和地度过这一文明变革期,从而保持世界的和平发展,在核时代对于人类自身有着比当年更为迫切的意义。

同时,此次新技术革命带来了经济的全球化,使得资源在全球范围得到*优化的配置,这就使得现有发达国家的民众因不再能够借其身处技术顶端的优势坐享其成而普遍有失落和剥夺感。这种失落和剥夺感,成为这些国家民粹主义发育壮大的土壤,反全球化的极右势力迅速抬头。当今世界能否沿着全球化继续前进,二战后的世界治理体系以及和平发展格局会否中断,都是2019年人们需要关注的问题。世界是通过动荡走向新的更高水平的和平发展,还是走向更加激烈的动荡甚至战争,考验着世界上的政治家和各国人民。尤其是守成大国和崛起大国的政治家和人民。

二、国际政治经济压力正在加大,经济下行趋势短期难以扭转

但对中国经济以及企业效益的影响将在今年上半年达到高点。去年下半年经济指标尚能保持在年初目标之内,对美抢出口的翘尾巴因素起着很大作用,同样的因素将导致上半年相关企业的指标将延续去年第四季度的走势继续下滑,出口企业的效益将走弱,导致经济进一步下探。

WTO改革在2019年将可能成为美欧日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之间新的较量战场。美国未必真心希望改革WTO,所以至今未不同意增补WTO争端解决上诉机构的法官人选,事实上在导致WTO在2019年实质性停摆。美国的保守势力想的是要以“自由国际贸易协定网”另立国际贸易山头,而我国是加入WTO的*大受益国,在2019年围绕WTO改革问题世界大国之间必然会有一番博弈较量,其中发达国家所热衷的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权利平和制约国企补贴等问题,作为博弈的焦点,将成为制约中国发展的三个新的灰犀牛和经济下滑的新动力源

另外。美股正在步入十年以来的第一次大的调整,将带领世界经济在2019年再次探底。之所以世界经济2018年开始放缓复苏步伐,根本原因还在于世界上主要经济体都需要去宽松。当年为走出危机、避免萧条,美国率先以史无前例的规模实行货币宽松,欧洲、日本、中国纷纷效仿,世界没有陷入长期萧条。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为了避免过于持久的货币宽松带来新的金融危机,以美联储加息缩表为标志,世界进入了去宽松时代。

解决去宽松问题,是世界经济的关键之一。货币紧缩、资产价格下跌,必然带来人们预期的走淡和市场的转软。相信美股大幅下跌还只是开始,只有解决好去宽松问题,世界经济复苏的基础才算是扎牢,2019年将是世界经济再次探底的一年。

世界经济走好的另一个关键,是要看主要经济体之间因前一时期积累问题而在2018年爆发的矛盾能否在新的一年得到缓解和找到解决路径。这就是为何当中美贸易出现妥协迹象,世界股市走阳的原因。

三、我国经济自身问题需要解决,探底有助于深化改革,回升有待于深化改革

央行目前的降准宽松是对经济下滑的应对措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去宽松问题已经完全解决。相反,由于在美国货币政策收紧预期下,我国为制止经济下滑而暂缓货币去宽松,会使经济的外部压力加大。

各种迹象表明,2018年*后一个季度经济增长将是为十年来*差的表现。由于2018年下半年出口冲关的甩尾效应,2019年开年后的经济增长前景会更不乐观。即使实现60家券商预测平均值的6.3%,2019年一季度都将是一个低谷,完全可能出现低于6%的情况。

经济增长乏力有贸易争端等外部原因,但主要是内部原因。一方面,我们的经济增长方式与结构处于换挡期,如地方债务等**问题甚多,叠加去宽松的政策影响和内外需求的不足,导致实体经营普遍困难;再如楼市由于错误地成为承接货币宽松事实上的主要资本市场,在去宽松的背景下被作为地方政府的主要财力来源而被绑架,调控松不得也紧不得。但在人口红利不再的情况下,楼市下跌的趋势已经形成,不能再被期许为经济的发动机。另一方面,民营资本的经营信心不足依然存在,如何在理论上、法律上、制度上解决因私有产权保护问题而起的民营资本经营短期化问题,考验着为政者的改革决心与治理恒力。

人们对2019年的政策宽松有所期待,但这种宽松只能是对经济下行的对冲与调控的暂缓,而不是也不应该是另一次的大放水,对于资产价格上涨的推动力度有限。经济止跌回稳的关键,还是在于实体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的恢复,必须通过深化改革方能实现;同时要抑制政府的管制冲动,让市场有稳定预期,得以休养生息。

四、A股将再次探底,下跌与回升高度都有限

2019年开门黑转红,A股破了2449点而后反弹。此轮反弹政策动因是货币宽松和休战,技术动因是A股由上证指数998点与1849点这两个历史低点形成的历史上升趋势线的有力支撑,但内在经济下行内因并未得以充分解决。因此,此轮反弹高度有限,2791、3008点下方缺口将是压力重重、步步惊心的重要关口。

A股在时间上不足以形成大级别的反弹条件。目前参与反弹的是存量博弈的聪明资金,底部肯吸纳、追高会减仓。而目前的赚钱效应极低,无法吸引包括楼市退出资金在内的场外资金进场抄底。当经济数据表明下滑趋势正在延续后,场内博弈的做多资金会反手做空。同样,近年来持续进场的外资在经济数据走弱时也会成为做空动能源头。只有经济的底部出现,长线资金才会有大举主动入场的动力。

在企业明年一季报、半年报反映出经济下行的真实情况后,市盈率等企业估值情况将出现下降。到时,受基本面变化影响,A股上市企业的市场估值平均水平将随之下降,很可能会导致实质性跌破上文所说的A股历史上升趋势线,出现新的探底。从逻辑上来看,我们目前遇到的问题,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积累问题的总调整,因此改变A股历史上升趋势、底部区域下移有其社会与心理基础。

然而,毕竟A股与发达国家股市*大的不同是已趴在底部一年有余,无论从经济指标还是技术指标,都不支持A股有很大的下跌空间;中国经济所表现出来的稳定性,使得在世界经济与美股下行中A股对国际长期投资者的吸引力正在增长。A股的下行空间有限。

考虑到目前市场对经济下行已经有了足够的预期,以及中国经济的韧劲与中华民族在困难面前爆发出来的意志力和中国政府的执行力,否自会极泰来,大可不必悲观的认为我国经济将出现某些自媒体所说的低迷十年。我们可以把现有的A股历史上升趋势线作为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高速增长期的底部轨迹,GDP下行的空间作为A股底部下行的空间判断依据。按此推算,如GDP增长减速0.5%,2019年A股的下跌底部端点将出现在上证指数2300点左右区域。经济下行见底信号,是经济新常态稳定的信号,就是A股见底信号。

我们面临的是对四十年来经济增长方式与结构的调整,加上与国际政治经济关系调整的叠加,调整的时间会比以往更长一些。按我国经济调整的规律,大的调整一般需要三年,2019年不会是调整的结束,但可能是调整期*困难时期的结束。因此,A股可能会在2019年年中迎来此轮熊市的真正市场底,那样下半年就会在上证指数3000点至3200点之间区域之下出现几百点的反弹,但还不具备出现李大霄所说第五**牛市的条件。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6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方路800号宝安大厦2003A室
最具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