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将在困难中孕育生机(全文)

2019-07-19
timg.jpg

作者:唐朝歌者

2018,即将以全球经济面临复苏可能夭折、政治动荡、美股步入熊市、A股长熊不起、大国间贸易争端高潮迭现等复杂局面记入史册。对中华民族而言,2018年的艰难坎坷于国于民皆为改革开放以来罕见,证明了周金涛根据康波周期理论对世界经济底部阶段上半场预测的正确。即将到来的2019是如已故周先生所预测的底部复苏而先抑后扬,还是继续磨底,是当今经济界的热门话题。吴晓波先生统计了国内60家券商对2019年GDP增速的平均预测为6.3%,*高为6.4-6.5,*低为6.1。乐观者看到的是没有坏到哪里去,L还在;悲观者看到的是将再下台阶,不知能否在2019年企稳。

按笔者的观察,对2019年的看法是:

一、世界政治将继续动荡,能否走出逆全球化困局是实现稳定的关键

2018年,继美国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之后,是全世界社会政治经济秩序变得动荡的一年。美联储连续加息,使得世界经济放慢了复苏的步伐,美股也终于低下了高昂十年的牛头,还带来土耳其、阿根廷的金融危机;法国黄马甲运动至今未息,享受生活的法国人既要休假与短工作日、又要高工资与高福利,让勤劳的国人无语;贸易争端峰峦迭起,事涉国家、企业甚至包括个人,各类阴谋、阳谋让善良的国人惊诧;大国角力精彩纷呈,沙特野蛮的分尸与俄扣乌舰让和平的国人看戏。

然而,动荡方才开始,世界不再平静。2019在世界史上注定仍将是一个灰犀牛、黑天鹅肆虐的年份,关键原因在于新技术革命和全球化带来的国家间矛盾、社会两极矛盾加剧。

按照法国勒庞所写《乌合之众》一书的观点,思想和信念的改变是促进文明变革的根源,而导致信念改变的基本要素一是作为人类文明基石的宗教、政治和社会信仰的毁灭;二是创造了全新生存和思想条件的现代科学和工业的新发现。此书出版于电气化、汽车、飞机出现的20世纪前夜,与当前的技术进步和社会背景颇有些相似。而此书问世后的20世纪上半叶带给世界的是连续两次世界大战,其背景就是书中所说促进文明变革两大基本要素带来的欧洲极端民族主义的泛滥。

技术进步必然带来文明的变革和社会秩序的动荡,如今的人们能否汲取当年的教训,相对平和地度过这一文明变革期,从而保持世界的和平发展,在核时代对于人类自身有着比当年更为迫切的意义。

同时,此次新技术革命带来了经济的全球化,使得资源在全球范围得到*优化的配置,这就使得现有发达国家的民众因不再能够借其身处技术顶端的优势坐享其成而普遍有失落和剥夺感。这种失落和剥夺感,成为这些国家民粹主义发育壮大的土壤,反全球化的极右势力迅速抬头。当今世界能否沿着全球化继续前进,二战后的世界治理体系以及和平发展格局会否中断,都是2019年人们需要关注的问题。世界是通过动荡走向新的更高水平的和平发展,还是走向更加激烈的动荡甚至战争,考验着世界上的政治家和各国人民。毕竟,当年的***、****都是德意人民的选择!

此刻,中华民族必须做世界和平发展的稳定力量,要与世界各国走共赢之路。我们现在的人均GDP水平是美国的七分之一多点,如果我们实现了强国梦,达到美国现在的人均GDP水平,那就是世界这个水池中再进入六个中国,必须让水池有足够的扩大才能容纳我们和其他民族的发展。如果我们只考虑自身的利益,不考虑世界的接受能力,那么必然带来其他民族特别是发达国家民众的抗拒,国际矛盾必然加剧。因此,我们必须要在抓好自身发展的同时,关注新技术革命带来的全球化、两极化困局的解决,要以崛起给世界带来福利,而非带来动荡。

WTO改革在2019年将可能成为美欧日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之间新的较量战场。由于以不同意增补WTO争端解决上诉机构的法官人选的方式,事实上在导致WTO在2019年即将停摆。美国未必真心希望改革WTO,所以至今未提出它的改革方案,美国一些保守势力一直在鼓动按照美国的意愿以“自由国际贸易协定网”另立国际贸易山头。早在竞选总统时,就一再公开表示“WTO完全是场灾难”,扬言如果WTO不“洗心革面”美国就退出WTO。而我国正是在加入WTO后,经济上连跳几个台阶,稳居世界第二。

因此,在2019年围绕WTO改革问题世界大国之间必然会有一番博弈较量,其中发达国家所热衷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劳工权利平等问题,会成为博弈的焦点。如何斗而不破,在保持WTO体制总体不变的格局下守住我们的*大利益,是2019年一个关系到世界稳定和中国今后发展的大事,也是世界政治的一个大的不确定因素。

由于2019年将是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造势活动的开始,谋求连任而民望正在走高,必然会在大国角力、WTO改革、世界劳工权利平等等话题上,再现其不拘一格、乱箭四出、唯利是图的风格。因此,对于2019年的世界动荡,读者不应抱有良好的预期,不乱甚于2018年就算是幸事一件。

二、世界经济将再次探底,解决好去宽松问题是经济走好的关键

美股完全如笔者前期多篇文章所言,正式步入熊市。如同当年雷曼诱发世界经济危机一样,美股入熊将带领世界经济在2019年再次探底。

之所以世界经济2018年开始放缓复苏步伐,根本原因还在于世界上主要经济体现在都面临着去宽松问题。当年美国伯南克率先以史无前例的数倍于此前美联储货币发行总量的规模实行货币宽松,由于增发货币流向了资本市场,导致美股十年牛市,却没有带来通货膨胀,使美国率先走出危机、实现强劲复苏。在此影响下,欧洲、日本、中国纷纷效仿,有的宽松规模甚至超过美国。然而,水太大就会洪浪滔天,为了避免过于持久的货币宽松带来新的金融危机,以美联储加息缩表为标志,世界进入了去宽松时代。

货币紧缩、股市下跌,必然带来人们预期的走淡和市场的转软。相信美股大幅下跌还只是开始,只有解决好去宽松问题,世界经济复苏的基础才算是扎牢,2019年将是世界经济再次探底的一年。在世界经济探底过程中,由于美国经济内在的健康,美国股市的调整深度可能不会像2008年和1987年那样厉害,按笔者的预计将在道指18000点至20000点区间探明底部;同样由于美国实体经济的运行健康,在2019年后期美国股市可能会结束调整而再次走出慢牛行情。如此,会给2019年后期的世界经济带来些许希望。但是,2019年正处于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的前夜。由于两分治国会,加上通俄门调查等可能招致提起弹劾以及他因此可能会做出的晒肌肉举动,2019年美国政治可能会更为不稳定,将对美国经济走出调整产生不利影响。

然而,美国经济在2019年如果探底回升未必一定会带动世界经济走好,关键要看主要经济体之间因前一时期积累问题而在2018年爆发的矛盾能否在新的一年得到缓解和找到解决路径。由于“美国优先”带来的冲击以及欧洲民粹主义的抬头,使得在2019年的开头人们还难以看到缓解这些矛盾的良方;除此之外,中日欧各经济体都有自身的问题需要得到较好的解决,其中欧州的问题比较复杂,是否2019年会带来导致欧盟走向解体的新挑战,对欧洲政治家和人民将是历史性的关隘。

三、我国经济将二次探底,L形走势将下一台阶进行。探底有助于深化改革,探底回升则有待于深化改革

我们在2019年的问题要比步入调整的美国要复杂的多,考验着我们的智慧、信心与能力:

一是楼市问题。

作为承接我国量化宽松货币溢出量的主体,楼市调控松不得,也紧不得。松则去宽松的前功尽弃,还导致因作为生活必需品的住房价格上涨引起民心不稳、制约内需增长(2018年汽车等大宗消费品销量开始下滑,就是居民高杠杆购房的恶果);紧则在土地财政的情况下,导致地方债务化解难度加剧,对与楼市相关的建材、家电等行业也产生负面作用。然而,楼市下行的趋势已经形成,在中央不再放水漫灌的情况下,人们的楼市盈利预期已经发生变化,这种预期变化与人口增长的减速叠加,导致楼市下行趋势将是一种中长期现象。虽然楼市熄火对于A股的资金面是件好事,但短期内经济的增长动力无疑将因此而减少。

二是经济增长乏力问题。

各种迹象表明,2018年*后一个季度经济增长表现基本上可以确定为十年来*差。由于2018年下半年出口冲关的甩尾效应,2019年开年后的经济增长前景会更不乐观。即使实现60家券商预测平均值的6.3%,2019年一季度都将是一个低谷,完全可能出现低于6%的情况。

经济增长乏力有贸易争端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原因,其中内部原因是主要的。一方面我们的经济增长方式与结构处于换挡期,如地方债务等**问题甚多,叠加去宽松的政策影响和内外需求的不足,导致实体经营普遍困难;另一方面也有民营资本的经营信心不足原因,如何在理论上、法律上、制度上解决因私有产权保护问题而起的民营资本经营短期化问题,考验着为政者的改革决心与治理恒力。

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中央已经推出一系列举措来遏制经济下行。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来看,无论是减税、还是降准、或是环保治理和楼市调控不再一刀切,都让人们对2019年的政策宽松有所期待。但在货币去(2008年以来)宽松的大背景下,这种宽松只能是对经济下行的对冲与调控的暂缓,而不是也不应该是另一次的大放水,对于资产价格上涨的推动力度有限。经济止跌回稳的关键,还是在于实体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的恢复,必须通过深化改革方能实现;同时要抑制政府的管制冲动,让市场有稳定预期,得以休养生息。


四、A股将二次探底,开始孕育生机

2019年,A股进行二次探底,破2449点将是大概率事件,甚至有可能实质性跌破由上证指数998点与1849点这两个历史低点形成的历史上升趋势线。从逻辑上来看,2018年出现的问题,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积累问题的总调整,因此改变A股历史上升趋势有其社会与心理基础;从基本面来看,由于经济下行出现再次探底,导致原有的底部区域因企业经营业绩的下行而相应要有所下移。

然而,毕竟A股与发达国家股市*大的不同是已趴在底部一年有余,无论从经济指标还是技术指标,都不支持A股有很大的下跌空间;中国经济所表现出来的稳定性,使得在世界经济与美股下行中A股对国际长期投资者的吸引力正在增长。A股的下行空间有限。

考虑到目前市场对经济下行已经有了足够的预期,以及中国经济的韧劲与中华民族在困难面前爆发出来的意志力和中国政府的执行力,可以把现有的A股历史上升趋势线作为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高速增长期的底部轨迹,GDP下行的空间就是A股底部下行的空间。按增长减速0.5%的一般估计,2019年A股的下跌底部端点将难低于上证指数2300点左右区域。经济下行见底信号,就是A股见底信号。

既然我们面临的经济调整,是对四十年来经济增长方式与结构的调整,加上与国际政治经济关系调整的叠加,那么调整的时间就会更长一些,按我国经济调整的规律,大的调整一般需要三年(如1959-1961、1989-1991)。由此,2019年不会是调整的结束,但可能是调整期*困难时期的结束。因此,A股可能会在2019年迎来此轮熊市的真正市场底,但牛市行情还难以启动,充其量会有几百点的反弹。

然而,冬天孕育着新的春天。通过经济的调整,一方面使得政治、社会、经济制度改革有了动力而得以推动,使之进一步适应市场经济发展;另一方面也通过严酷的优胜劣汰,使得新经济有了足够的发展空间和资源支持。投资者应该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保持信心。而A股以后能否走出成熟长牛,则要看这个冬天能否治好它的痼疾——投资人无持股恒心。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6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方路800号宝安大厦2003A室
最具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