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丞资本叶建宏:做懂得LP的GP

2017-10-13
图片.png
ed584df41980473ab50674f9c35986fd_th.jpg

/孟春瑶

导语

有人说过去十年是房地产的黄金十年,未来十年将是私募股权的黄金十年。

然而,在股权暴富的梦想里却“暗流涌动”。面对不能清退的项目,投资者或将自担损失;同时近些年非法集资的案件高发、频现,源于投资者的一夜暴富的心态,如何有效实现财富保值、增值?为此,兰丞资本董事长、北京大学PE班、总裁班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经济学博士叶建宏接受了《今日财富》杂志记者的专访。

 


叶建宏是从基层投资经理做起的董事长,现任兰丞资本董事长。曾将中国企业“天鹏盛电子” 推助至台湾资本市场挂牌,成为两岸的金融创举。人民币基金投资项目—“秦安股份”代码603758,已在中国主板挂牌。叶建宏曾就读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并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曾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海峡两岸赢利模式菁英邀请赛评审;担任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PE班、总裁班教授;任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EMBA与总裁班教授;任复旦大学唐骏资本商学院教授;任清华大学时代智库**研修班教授;任湖北武汉大学总裁班教授。

 

 

“基业长青”的路径是“国际化”

 

《今日财富》:随着国内与国际市场逐步趋同,股权投资行业必将面临重新洗牌,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叶建宏:股权投资行业面临这种重新洗牌的现象是行业必然的兴衰,原因在于股权投资行业众多项目投资无法退出,“退不出”是**的弊病。 可能投到了一些无法回报的项目,或者无法被并购的项目,所以股权投资基金行业的管理公司,在基金募集到位后的第五年将面临退出期,将面临被洗牌。目前我们与国际市场逐步趋同,国内的不足是引用国际制度中部分的优点,但对自己不利的地方却不引用。例如,国际上规定,GP的合伙人如有五位,其中有三位离职,基金必须立刻清盘。但在国内的股权投资行业里面,从来不去实行这个制度。比如一个只把融资金额做大、投资业绩不做强的管理公司,投资总监或投资经理等高管纷纷离职,可基金却照样运营下去,这是最可怕的地方。第二是,GP的合伙人出资1%,由GP进行投资决策。国内很乐于要求投资经理团队出资跟投1%来共担风险,而投资决策委员会的负责决策委员却不需要出资跟投,这样容易造成投资经理通过拿取财务顾问费来支付1%跟投,不仅无法完成GP出资的1%共担风险的制度精神,最终造成道德风险。以上这些制度国内股权投资行业避而不用,其心可议。

 

《今日财富》:与国外成熟的股权投资行业相比,您认为我国股权投资行业存在哪些问题?

叶建宏:国内股权投资行业**的问题就是行业排名。投资是为了赚钱,可是国内目前发布的几个排名,更多是用融资规模等几个指标来做评比,而不是用退出的业绩来评比。股权投资行业排名真正应该去访问LP,能退出钱,那才是一个好公司。你融资的钱越多只代表你圈钱能力越高,而投资的数量多、金额多可能表示你病急乱投医,碍于已经收取每年2%管理费的业绩完成压力,而急着把钱投出去,并不是证明你的投资能力强。融、投、管、退里面,只有到退的阶段,才证明你是一个强大的GP。我是不是一个好的GP,你要去问我的LP,而不是简单拿几个指标:融资的资金规模、投资的金额、投资的数量,这几个软绵绵的指标来让整个行业误打成求大不求强。所以我国的PE行业面对**的状况就是慢慢越来越大,可是按退出的回报评价却越来越弱,LP钱收不回,有苦说不出。

 

《今日财富》:在国外成熟的股权投资市场上,LPGP职责分明、边界清晰,但在国内的股权投资市场上,LPGP的关系有很大不同 ,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叶建宏:LPGP的合作模式简单来说就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大家共同干一件事。LP有钱,GP有力。国外的制度是基金在成立的时候GP给出原始基金的1%,然后LP99%的资金。国内的有些GP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让他出1%,他可以通过过桥资金的方式先去借1%过渡一下,等基金成立后的第一年管理费就进来了。钻空子的GP在国内现象还是很多的,他只想用别人的钱并不想诚诚恳恳地共担风险做GP。由于国内目前股权投资行业的LP投资者结构还是自然人居多,自然投资人一般是债权为主的短期金融思维,债权为主的金融思维就是短平快。**有抵押、有担保,每年还能收取的固收利息,并不是强调以股权为主的长期金融思维。所以GP很难拿到有远见、能长期等待的钱。国内合格投资者应该多一个评价体系就是合格的股东,那可能这个行业会有更大的升华。

 

PE**的挑战是“退出”

 

《今日财富》:2017年以来,股权投资行业监管体系持续加码,不断升级。您认为在行业监管体系日益完善、市场环境逐步优化背景下,股权投资机构应如何抓住历史发展机遇?

叶建宏:我很乐于被监管,因为我不会违约。就像我和对方签约,合同上的法院起诉地永远以对方所在地为起诉地,违约责任也任由对方提出要求。我认为合理适度的监管有助于企业在正常的轨道上运行,很多企业特别容易“打擦边球”,在灰色地带运营。我相信只要能够合规又能投出好项目,假以时日三到五年,一定会成为出类拔萃的股权投资基金。另外,我目前在上海、北京工商注册都是暂停的,我很赞成政府的施政措施,因为这就可以让这个行业沉淀下来。路遥知马力,兰丞资本的愿景就是成为一个小而强劲的PE基金。不求量求质,不求有名,但求每一个LP都能够把钱收回来。

 

《今日财富》:您对追逐市场热点的PE项目如何看?如何投到这些“独角兽”,LP们赚取**限度的资金回报?

叶建宏:巨大回报的项目一定面临巨大风险。基金的资金大多是来自于LP的出资,LP自己承担了最终风险。如果按照正常的投资决策流程,GP做完决策后,需要提交给LP,来进行**的决策。或者,LP同步参与投资决策会议、并具有一票否决权。所以说,能够获得巨大回报的投资,其实并不是GP多么厉害,而是背后的LP能允许他去投可能会亏损的项目。诚品书店,伟大的并不是创办人董事长吴清友,而是能忍受长达15年亏损的股东。所以投资了阿里巴巴的软银,伟大的并不是孙正义,而是能忍受投资初创期项目风险的LPLP确实是能左右基金的投资风格。

 

PE的热点项目很多,比如共享单车,很长一段时间不断地有新闻说共享单车快死掉了。再比如互联网叫车,你第一眼看就知道它永远不会在中国境内上市,因为经过不断地融资、经营团队股权不断被稀释后,企业早已经没有实际控制人,也难以找到强而有力的理由进行一致行动人的共同控制;而它到国外上市难度也是很大的,因为在国内融了很多钱,如果上市主体是国外控股母公司,那它就需要大量美元来收购国内的上市主体,这个难度相当巨大。奇虎360中概股回归2015年就在融资,可能我市场消息不灵通,感觉现在静悄悄的。万达影视不知道放弃收购美国传奇影业后的业绩承诺能否实现。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每个基金都有每个基金赚钱的盈利模式。我不敢轻易下定论说上述热点项目未来一定会亏,反正我不会去投。因缘具足方可成就一个项目,我只知道我的投资方法,正好我的LP喜欢,我的项目方跟我也很投缘。

《今日财富》:对于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来说,您如何把握和平衡募、投、管、退这些环节?

叶建宏:募投管退,因为退出决定利润,所以退出最重要。中国进入疯狂牛市的时候,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上证指数可能从3000点涨到5000点,这两千点可能是67个涨停板。假设你在投的时候投5000万人民币,你在乎PE 12倍太贵了,一定要11倍才投。如果你不投,那上市后,假设持股的市值赚5倍变成2.5亿,以2.5亿为基础的任何一个涨停板跟你都是没有关系的。所以PE**的挑战在于退出,而不是在投,退出这个环节也是利润的来源。真正的PE其实就是募投退三个环节,只有创投基金和天使投资属于募投管退。如果要求你投后管理的话,属于投资失败的,因为你要管代表他太小,还是要帮助他。以我投的秦安股份来说,2014年我投它,企业当年的净利润已经有2.1亿,我投前一年它的净利润是1.7亿。公司员工1700人,后面有很完善的IPO中介团队,包括券商、会计师、律师来全程进行IPO辅导。我作为股东来说,提供更好的产业链资源,全力协助于经营团队让他尽情地去实现经营的抱负。我会把精力放在退,其次是投。PE基金特别要求的是在流程里面找得到、投得进、看得准、退的高,这四个环节要平衡的。找得到环节你需要见到对方的董事长才算,投得进是对方愿意与你签署框架协议让你去做尽职调查。我会把精力放在退的高,其次是找得到、投得进。投资圈没有后悔药,肯定是每一个环节都抓的很牢的,步步踏实才走的远,这四步缺一不可。

 

《今日财富》:面对资产荒与资金荒,您运用什么投资逻辑,如何寻找项目和选择LP

叶建宏:寻找优质的可投资项目需要时间。每一个时空场合都可能给到自己收获。建立行业的渠道、诚恳待人,与各方朋友能做利益共享。其实,募资工作中,做出第一个成功案例很重要。只有项目退出才能够获得LP的认可,也就是说,如果你第一个基金有很好的退出业绩,第二期基金就几乎不需要去外面寻找LP,可以完全闭环操作,因为第一期基金的LP会参与。假如一个基金不断地发第三期、第四期、第五期基金,旧基金的LP不参与,那向新投资者通过讲故事的募资工作量将很巨大。以我们美元基金来说,第一期是770万美元,第二期即将募3,600万美元,其中第一期基金的LP继续认购第二期基金1,350万美元。

行行出状元,投资工作中,我们领域关注它是不是状元,而不在乎它是什么行业。尽管他是做扑克牌的,达到了上市的标准,姚记扑克还是能在国内上市。尽管他是做长生不老药的,没有利润也不可能上市,所以我的投资逻辑就是:不管黑猫白猫,能够退出的就是好猫,而退出**难度就是IPO退出,IPO退出**难度就是主板的退出!我会优先考虑能够在主板成功上市退出的项目,也只有主板上市IPO的标准允许企业净利润适当的下滑,不像创业板要求企业每年增长30%。主板哪怕今年利润比去年利润跌30%,只要能合理解释,都还是有机会上市的,能上市就能退出。按统计的数字来说,目前的上市概率太低。所以做投资我觉得还是保守比较好,小心驶得万年船,宁可错过也不要错投。

 

警惕私募股权骗局  做懂得LPGP

 

《今日财富》:团队建设与管理经营的风格是什么?作为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您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叶建宏:管理上我推崇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苏东水教授的东方管理,与西方管理不太一样。在业务管理上,我运用东方管理的道家思想,道家思想讲究的是“无为而治”也就是授权,所以在业务方面,我充分地信赖投资经理,也不计较招待费用的多寡;在财务管理上,我运用东方管理的墨家思想,墨家思想讲究的是“节用”,我并不在乎办公室的装修与排场,只在乎拟投资项目优质不优质。我们的基金LP更关注是跟我一起去看项目好不好,而不是来看我的办公室漂不漂亮;在人力资源管理上,我运用东方管理的儒家思想,儒家思想讲究的是“修己安人”。我们的待遇是高于行业的平均水平,即便是被我们辞退的员工,法律规定补偿一个月,我们会补偿他两个半月,我们也会充分考虑到外地员工在上海的住宿要求,给予一定的租房补贴;在运营管理上,我运用东方管理的法家思想,工作质量上我要求严谨。投资报告按照教育部规定的博士论文要求标准撰写,每个数据来源必须加脚注;在战略管理上,我运用东方管理的佛家思想。佛家思想讲究因缘具足,我们只能在公司运营过程中努力做到不辜负股东和投资者、被投资者的期望,至于结局成绩,会飘到哪儿去,只有风知道,只有神佛知道。

我的投资速度上很慢。以我个人的投资生涯来说,我担任投资经理的前三年是没有投过项目的,我一直在看,一直在摸索,一路走来看了很多这个行业的风风雨雨。简单来说我在学习“钓鱼”,不管我在河里还是大海中,“钓鱼”不是在“捕鱼”,一网捞过去捞到多少算多少。“钓鱼”是要讲究技巧、讲究耐心的,我们相较其他股权投资管理公司更强大的竞争力是我有一群支持我的股东,他们能够允许我慢慢地走路、项目慢慢做慢慢考察,鼓励我避开行业盲区。行业盲区是先把基金募集起来,然后就开始收管理费,收了管理费就有面对LP的压力,需要赶紧在3+2中的前三年或4+3中的前四年投资期把钱投出去。而我们基金管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有一群好股东支持,支持我把PE行业做到**,做百发百中“狙击手”,做成为行业里的“劳斯莱斯”。

 

《今日财富》:您在以往的投资项目中如何做到懂得LP,并且可以给他们带来预期的回报?

叶建宏:LP要的是资产安全,其次才是回报。也就是说:能不能收回来是一回事,赚多赚少是一回事。整个投资环节中可能有四大诈骗环节:一是项目是假的,根本没有这个企业。很多不知情的投资人通过第三方理财机构就投到了一个虚构的项目中。例如我所知道北京的一个基金管理公司在海南省的项目上就吃了这个项目虚构的亏;二是项目存在,但投资交易的协议是虚构的,根本没有人让你投;三是资产的第三方托管是没有的。LP入**汇出去的时候,汇入某一个个人账户或汇入基本户、募集账户里面,而不是汇到了托管户,反正钱不在托管户里面,GP都可以任意挪用;四是项目退出后,钱款不是按照约定的渠道回到托管户,或有可能GP早就退出把钱挪用,不告诉LP

另外我最愿意把钱投行行出状元里的“状元”,状元一般能够抗产业周期的下降压力,也能够抗宏观经济周期的下降压力,可能具有行业的定价权,行业标准也有机会由他制定。LP要求的应该是争取资金可以安全,能够收回来。反正懂得LP,就是把钱收回来给LP,并且让LP很开心的认为赚多赚少都是赚,毕竟这个市场上有太多的LP没有把钱收回来了。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5
  • 联系地址:上海浦东新区花木路1883弄96号
最具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