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鹿案”的兑付危局:150亿债务仅兑付7.5亿

2017-05-12
图片.png

/李圆园

53日,“快鹿案”投资受害者微信公号“快鹿债权人TM”发布消息,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已于201752日分别对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快鹿集团”)和东虹桥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东虹桥担保”)进行立案,公布的立案通知书显示,快鹿集团以涉嫌集资诈骗立案,而东虹桥担保则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

 

快鹿事件爆发至今已一年有余,对快鹿集团大多数债权人而言,立案的这**或许等得太漫长。

 

20163月爆发兑付危机至今1年多的时间,从月兑到季兑再到停兑,快鹿集团一次又一次地拖延推诿,将投资者的信任一点点消耗殆尽。

 

“我永远是快鹿的人,愿意把数亿家产拿来赔付给投资人”,“快鹿不会跑也不会怕, 更不会给政府添麻烦,我们会用真心付出、真情兑现来践行企业的责任,企业的担当”。

 

施建祥这些信誓旦旦的承诺,如今听来,颇具讽刺意味;而当初说好的“**兑付”,更像是哄骗投资者的一场把戏而已。

 

这家由施建祥一手创立的快鹿集团,被贴上“非法集资诈骗”、“庞氏骗局”的标签。施建祥至今潜逃海外,众多受害的债权人,眼看兑付遥遥无期,而维权之路也走得异常艰难。

 

最近这几周内,记者陆陆续续地接触了许多快鹿的债权人,他们或心灰意冷,或义愤填膺……也许只有在此时,你才能真切地感受到,所有止于笔端的,不再只是冰冷冷的新闻,而是无数债权人的血泪控诉。

 

施建祥的灰色轨迹

 

作为快鹿集团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个人经历颇为灰色。施建祥原为上海市崇明县长兴岛一农民,以民间借贷(俗称高利贷)起家,后靠第一任老婆的“深厚人脉”在上海滩逐渐发迹。从一个掌管着千亿资产的金融集团董事长到一个潜逃海外的犯罪嫌疑人仅短短数年光阴。

 

1999年,35岁的施建祥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他接管了包括“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在内的4家破产国有企业,完成合并重组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由此诞生。2011年,P2P网贷发展在中国风生水起,众多网贷平台踊跃上线,行业进入野蛮发展阶段。据银率网数据库统计,截至201512月底,全国P2P平台累计达4329家,其中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2824家,全年网贷成交量达到了9823.04亿元,网贷行业总体贷款余额已经达到了4394.61亿元。

 

此时,正在扩展金融版图的施建祥也发现P2P的商机,快鹿旗下的诸多网贷平台,便是趁着互联网金融的这阵东风而起的。2014年起,快鹿集团开始迅速扩张,短期成立十多家P2P公司。如金鹿财行、当天金融、当天财富、新盛典当、菜苗金融、合拍贷等。两年左右的时间,快鹿的金融版图越扩越大。

 

然而,并无金融从业经验的施建祥虽建立了快鹿集团,但公司内部管理混乱,据传,集团各高管纷纷向集团公司借款,单笔都是千万以上金额,仅凭一张手写收据。据前员工爆料称,“施主席为人好大喜功、铺张浪费,开一个会就能花出去200多万元”。

 

快鹿集团高额的债务,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施建祥急于寻找更多的“背书”,频繁混迹于娱乐圈与上层社会,微博上不时可见与各路**明星的合影,更有所谓的“奥巴马晚宴”、跟随*****出访美国、参加阅兵仪式之类。真假我们今天姑且不去探讨,目的显而易见:通过对个人的品牌包装和信用背书,以编造快鹿集团的虚幻之梦。

 

除此之外,二级市场的变现能力很快吸引了施建祥的目光,快鹿集团很快把手伸向了资本市场,2015年起,先后入主神开股份、十方控股等上市公司,导演了一出资本闹剧。

 

《叶问3》出品时,施建祥以2亿元的价格买下内地发行权,推出所谓“互联网+金融+电影”模式,以《叶问3》票房收入为投资标的,借助各融资平台进行融资。线下借《叶问3》电影购买假票房,将其业务注入其控制的上市公司,做大上市公司市值,推高股价牟利。

 

未曾想到,《叶问3》的假票房事件成了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引发了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等理财平台一系列的兑付危机,快鹿的金融版图随之轰然崩塌。

 

“国企背景”成为受骗主因

 

与许多互联网金融公司类似,快鹿旗下互金平台的崛起也是一样的套路——讲排场,巨资投广告,大规模开设线下门店,疯狂地推,明星代言,名人站台。这其中就有知名经济学郎某平为其站台,并和施建祥成立合资公司,从事投资业务。

 

据债权人向记者反映,他们大多都是通过朋友、亲戚、熟人介绍,买入快鹿旗下产品的。介绍中,最吸引投资者的便是“国企背景”。而所谓的国企背景,则主要是指其担保公司——东虹桥担保。东虹桥担保公司拥有着“上海长宁国有资产经营投资有限公司”这样背景强大的股东,其他的像杉杉控股、磐石投资、复行信息等大的开发公司都是它的股东。

 

2012年,上海东虹桥担保创新型与中国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上海银行、北京银行推出了“文化创意贷”,这一项目由上海经信委主要牵头,东虹桥担保成为**指定的的担保机构,形成“5+1”模式(5家银行加一家担保公司)专为中小微文创企业提供金融服务。而在201698日,上海市纪委网站发布信息,称上海仪电(集团)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李耀新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而李曾任上海长宁区区长以及上海市经信委的主任,主政期间也是快鹿集团快速扩张的几年,据传,李的落马或牵扯快鹿集团相关案件。

 

王先生是在201511月同时买了金鹿财行6月期和12月期的产品,当时和爱人一起去的静安门店。谈到自己的购买经历,王先生说,“他的理财顾问就是自己的朋友,所以我当时也是比较相信的。本来投资意愿不大,当时主要是他们搬出了国资委,说作为担保公司的东虹桥担保,是有国家和政府背景的,我们也就决定买了理财产品。当时最吸引我的就是国资委背景。”

 

而据另一位债权人李小姐描述,“东虹桥担保也是我相信快鹿旗下的金鹿财行产品的最主要因素。当时我对施建祥不了解,对快鹿集团更不了解,正是因为有东虹桥担保作为一个兜底担保公司,我才会买这个产品。”

 

记者接触的债权人,情况虽不完全相同,却大多是因为“国资委”这个词下定了**的决心。债权人李先生透露:网上调查过,95%左右的人是因为有东虹桥担保公司,而且是国资委注资的,才会去买金鹿财行的产品。金鹿财行规模并不是很大,若非有此背景,别说150个亿,能融到1.5个亿就差不多了。

 

出事之后,东虹桥担保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而就在4月初,投资者维权群里传出这样的消息:债权人代表与经侦沟通,经侦告知现已基本掌握东虹桥担保的股东早于2014年就已经退出(有快鹿的协议证明),但是当初施建祥以保留工商注册登记为条件,对股东做出退还股份资金的行为。

 

经记者查询,直到现在,东虹桥担保工商登记中的股东构成,上海长宁国有资产经营投资有限公司,杉杉控股有限公司等股东名单还赫然在列。

 

当然,这样的理由并不能让人信服。首先,各大股东为何会同意退股而不变更工商登记呢?其次,作为融资性担保公司,股东退股而不变更工商登记是否合理合法?

 

兑付之路坎坷漫长

 

20163月,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爆发兑付危机后,母公司快鹿集团承诺,集团将承担兜底责任。3月底,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债权人齐聚快鹿总部讨要说法。此时,“救火队长”徐琪粉墨登场。

 

徐琪上台伊始,面对成百上千的投资人,慷慨陈词,“我们一定会帮债权人拿到钱的”,“你们放心,我们会承诺**兑付的,百分之一百兑给你们,只要给我们时间”。

 

据相关债权人反映,当时确有一些人非常感动,仿佛找到了救世主一般。

 

在徐琪的主导下,快鹿出了所谓的“四六公告”,全面开展兑付工作。2016的兑付工作按照“T+6”执行,也就是说3月份到期的,则9月份开始兑付,每个月兑付本金的5%。按照此方案,产品在3月到期的债权人,可以在20169月、10月、11月、12月分别拿到5%的兑付款,总计20%;以此类推,4月份到期的可拿到10%的兑付款,5月份到期的可拿到15%的兑付款,6月份到期的则能在2016年拿到5%的兑付款。

 

据多位债权人反映,前几个月的兑付都还算准时,而到了12月份,却迟迟收不到兑付款,直到农历春节前,才陆陆续续收到,甚至还有一直未收到12月份兑付款的。

 

2017年度的兑付方案于125日公布,兑付条款主旨是:由之前的每月兑付一次,调整为按每季度兑付一次。直至3月兑付时刻,快鹿却出来说没钱了,要停兑。提到这个,李先生怒气难平,“快鹿的承诺就从来没有兑现过的”。

 

到目前为止,最早3月份到期的债权人拿到本金20%的兑付款,6月份到期的拿到5%的兑付款,6月份之后到期的债权人则是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如债权人王先生,投资总额50万,兑付本金2.25万;债权人李先生投资总额500万,兑付本金50万。

 

在一份债权人内部流传出来的录音里,徐琪表示,自己从未说过**兑付,都是债权人喊出来的。**兑付究竟是谁喊出来的也无从考证,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快鹿确实是一次又一次的食言,将投资者**的一点信任消耗殆尽。

 

“如果真为投资者考虑,一开始就采取有效措施,至少公司的一些无形资产还是值钱的。但是,事实是,一会徐琪过来吹两下,过两天施建兴搞个新班底,一直在维稳,真金白银一分钱没拿出来”,李先生表示。如此几番折腾,公司的无形资产也都不值钱了;在这中间,还经历了不公开、不透明的特兑事件,造成了可兑付资金的大幅减少。

 

据众多债权人反映,起初在兑付方案出台之前,快鹿集团内部高管都已将自己亲戚好友的投资款项优先兑付结束。

 

快鹿系兑付风波持续一年多,直至2017年,整个事件则进入全面爆发期。

 

而据记者了解,在此之前的33日,长宁区经侦也受理了另外一些债权人对快鹿集团和东虹桥担保这两个涉案主体的报案。

 

据这些债权人反映,快鹿150多亿的债务,也就兑付了7.5个亿左右;施建祥潜逃海外,追缉困难;而根据经侦向债权人透露的消息:目前仅从业务员处追缴到100余万元,其原高管中仅有郑洋愿意主动退赔非法所得,韦炎平和黄家骝都以个人借款为由,推卸其责任。

 

时至今日,快鹿集团向投资人非法吸收的数百亿的资金,究竟去向何处?现在看来,这个谜底或许只有潜逃海外的施建祥最清楚了。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5
  • 联系地址:上海浦东新区花木路1883弄96号
最具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