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

2017-03-17

 

2016年去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13%2017将恢复性增长

2016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流量下降了13%,约为1.52万亿美元,这主要是由于全球经济增长疲软以及世界贸易增长乏力。




 

发达经济体在全球FDI流量中所占份额进一步提升,达到57%。但发展中经济体继续占前10FDI吸收国的一半。美国仍是**的FDI接受国,外资流入约为3,850亿美元。其次是英国,外资流入为1,790亿美元,从2015年第12位上升到2016年的第2位。中国保持在第3位,外资流入1,390亿美元。

 



 

1. 发达国家FDI流入量下降,但各国反差较大

 流入发达经济体的FDI总量从2015年历史高位下降了9%,约为8,720亿美元但跨境并购额增长21%,达7,790亿美元。在跨境并购推动下,股权投资增长势头总体依然强劲,但发达国家跨国企业内部跨境借款的变化对FDI流动带来了下行压力。发达经济体绿地投资下降了12%,为2,430亿美元。

 

欧洲FDI流入量大幅下挫29%,约为3,850亿美元,是导致发达国家FDI流入总体下降的主要原因。 2016年,一些欧洲国家的FDI流量与上年相比出现了剧烈的波动。由于一些外国子公司减持了对母公司的债务,2016年爱尔兰FDI净流出12亿美元,而2015年该国FDI为净流入1,880亿美元。流入瑞士的FDI2015年为净流入700亿美元,2016年则为净流出60亿美元。流入比利时的FDI从上年的净流入210亿美元下降到2016年的净流出190亿美元。流入荷兰的FDI从上年的730亿美元下降到2016年的460亿美元。

 

与此同时,英国的FDI流入量从330亿美元激增到1,790亿美元,增长了近6倍,这得益于针对该国的大型跨境并购交易的推动。这些交易包括由Anheuser-Busch Inbev(比利时)对SABMiller PLC(英国)的高达1,010亿美元的并购,以及软银集团(日本)对ARM控股公司(英国)的320亿美元的并购。由于利润再投资在连续几年下降之后出现恢复性增长,流入法国的FDI2015年的400亿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460亿美元。在瑞典,由于利润再投资大幅增加以及股权投资的增长(主要是由于美国Mylan NV公司以72亿美元收购瑞典Meda AB公司),流入该国的FDI从上年的60亿美元增至2016年的250亿美元。

 

流入北美的FDI增加了6%,达4,140亿美元,其中跨境并购增加了15%。由于加拿大跨境并购及绿地投资下降,其FDI流入量从上年的430亿美元减少到约290亿美元。流入美国的FDI从上年的3,480亿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3,850亿美元,增长11%。在一些大型并购交易推动下,美国的跨境并购上升了17%。这些交易包括 Teva制药(***)以390亿美元收购Allergan PLC(美国)的仿制药业务,以及Shire PLC(爱尔兰)以310亿美元收购了Baxalta公司(美国)。

 

在强劲的股权投资的推动下,澳大利亚FDI流入量增加了一倍以上,达440亿美元。此外,外国母公司也增加了对该国的子公司的贷款。2016年日本FDI净流入160亿美元,而上年为净流出20亿美元。这主要是由于日本跨境并购从上年的30亿美元大幅上升至2016年的200亿美元。

 

2. 发展中国经济体FDI流入量下降,亚洲和拉美首当其冲

 2016年,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商品价格下跌对流入发展中经济体的FDI造成了较大的影响。由于流入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以及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FDI大幅下降,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入量总体下降了20%,约为6,000亿美元。全年各发展中地区的跨境并购普遍下降,总额下降了44%。发展中经济体绿地投资金额则上升了19%,达到5,400亿美元。但这主要是由于少数国家的一些大型投资项目的推动,大多数国家的绿地投资都出现下滑。

 

 亚太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入量普遍下降,约为4,130亿美元,同比减少了22%,各主要次区域均出现两位数的下降。流入香港的FDI大幅下降是造成该地区外资下降的主要原因。2016年,流入香港的FDI从上年的1,750亿美元下降到2016年的920亿美元,在2015年激增后回到正常水平。此外,泰国、土耳其和***的FDI流入量也大幅下降。流入印度的FDI下降了5%,约为420亿美元,但印度仍是全球10大外资流入地之一。中国大陆的外商投资保持稳步增长,上升了2.3%,达到1,390亿美元的新高。韩国的FDI流入量出现反弹,从201540亿美元的低谷上升到94亿美元。巴基斯坦FDI流入量大幅增长,上升了82%,估计为16亿美元,这主要得益于来自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经济衰退,加上作为该地区主要出口商品的初级商品价格疲软,导致流入该区域的FDI下降了19%,为1,350亿美元。在南美洲,巴西和智利的FDI流入量大幅下降。其中,巴西从上年的650亿美元下降到约500亿美元; 智利则从160亿美元下降到约110亿美元。中美洲经济表现相对较好,但FDI流入也出现下滑。这主要是由于流入墨西哥的FDI减少了20%,从上年的330亿美元减至260亿美元。

 

流入非洲的FDI下降了5%,为510亿美元。与拉美地区类似,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继续对资源导向型FDI产生影响。安哥拉的FDI流入量在2015年飙升之后,在2016年减少了一半以上。莫桑比克的FDI流入量下降了11%,但仍保持了30亿美元的较高水平。然而,一些非洲国家特别是传统的外资流入大国的FDI出现增长。例如,埃及的外资流入从2015年的69亿美元上升到2016年的75亿美元,尼日利亚同期外资流入从31亿美元增加到40亿美元。流入南非的FDI增加了38%,尽管仍处于24亿美元的较低水平。

 

流入转型经济体的FDI增长了38%,达到约520亿美元。特别是哈萨克斯坦的FDI流入量增长了一倍,从40亿美元上升到81亿美元; 流入俄罗斯的FDI增加了62%,从120亿美元升至约190亿美元。哈萨克斯坦外资流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采矿勘探活动。俄罗斯外资的增长则与国有资产私有化有关。例如,俄罗斯政府以110亿美元将国有石油公司Rosneft 19.5%的股权出售给瑞士Glencore公司及卡塔尔主权基金组成的财团。

 

3. 跨境并购增长减缓,绿地投资持续低迷

 2016年全球跨境并购保持在较高水平,达到2007年以来的历史高位,但出现了放缓的迹象。 与2014年和2015年的67%和68%的高速增长相比,2016年全球跨境并购额增长了13%,达8,310亿美元。欧洲的跨境并购明显放缓。 发展中及转型经济体跨境并购额大幅下降(分别下降了44%和52%),仅占全球跨境并购总额的6%,而2006-2015年该比重平均达19%。

 

2016年,全球已宣布的绿地投资项目的金额增长5%,为8,100亿美元。然而,如果将少数几个国家的几个超大型投资项目排除在外,全球大部分地区的绿地投资出现下滑。从部门看,制造业绿地投资下降了9%,为2,910亿美元。已经宣布的对初级部门的投资大幅下降了46%,为190亿美元,反映了目前采掘业许多跨国公司面临的财务困难。只有服务业绿地投资增加了21%,达5,010亿美元。这主要是由少数国家建筑业投资激增(增长了69%,达1,440亿美元)所推动。



 


 

 

4. 2017年全球FDI有望实现增长,但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

展望未来,在经济基本面支持下, 2017年全球FDI有望出现反弹,预计增长10%左右。2017,全球经济增长预计将有所加快,将从2016年的3.1%的危机后的低谷上升到3.4%。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经济增长在财政刺激政策推动下预计将有所改善。大宗商品特别是石油价格上涨, 将提振资源出口国的经济增长。在此情况下, 新兴及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也预计在2017年恢复性增长。

 

在全球经济增长的支撑下, 全球贸易增长预计将从2016年的2.3%上升到2017年的3.8%。全球投资活动可能加速,全球 FDI有望实现恢复性增长。

 

但应看到,诸多不确定因素可能对2017FDI流动的增长势头及幅度造成重大影响。在经历了近十年的****的低利率之后,美国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将会使全球资本流动发生重大变化,进而对全球特别是发展中经济体的汇率和金融体系产生影响。近年来跨国公司债务大幅增加,资金成本的上升也可能会影响跨国企业的对外投资。全球经济政策,特别是发达国家的经济政策,在短期内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也可能会影响外国直接投资。政治领域的一些**动向,如英国退出欧盟,美国新一届政府宣布将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欧洲主要国家即将举行的选举等,都加剧了这些不确定性。对新兴以及发展中经济体而言,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对外投资前景长期不明,可能会阻碍这些国家FDI流动的增长。

 

各国决策者面临的重大挑战是如何重新促进生产性投资,以增加就业并促进生产率的提高。尽管全球经济活动有所上升,国际劳工组织估计,全球就业增长将在2017年继续减速,预计仅增长1.1%。为了充分利用全球经济环境有所改善带来的机遇,各国须将促进国内及外国投资作为政策重点。就外国投资而言,近年来全球FDI流动在很大程度上主要由跨境并购推动,未能导致固定资产投资的同步增长。尽管已经宣布的绿地投资额不能准确地反映全球绿地投资的实际水平,但它表明跨国企业海外子公司的资本支出仍大大低于2008年的峰值。因此,努力促进绿地投资将能使东道国获益。

 

总之,全球FDI复苏的道路很不平坦。考虑到制造业投资对提升发展中经济体生产率至关重要,制造业FDI急剧下降尤其令人关切。

 

5. 中国外资流入保持增长,居全球第3

在全球特别是亚洲FDI流入量大幅下降情况下,2016年中国利用外资保持稳定增长,较上年增加2.3%,达1390亿美元,创造了历史新高,保持在全球第3位。同时,中国利用外资的结构继续优化,质量有所提高。流入服务业特别是高附加值服务业(如研发)以及高技术制造业的外资继续增长,外资持续向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以及高附加值领域倾斜, 并继续从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出去。

 

 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将继续在全球处于较高水平,产业结构也将持续升级,市场导向型外国投资有望保持增长。与此同时,随着中国外资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深化以及《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出台,中国对外资开放的领域将进一步拓宽。这将为外资流入注入新的动力。中国仍将是对外资**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之一,2017年吸引外资将继续保持在高水平。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5
  • 联系地址:上海浦东新区花木路1883弄96号
最具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