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合家族颜怀江:华人企业传承前八年财富平均减损60%

2015-08-14

就二季度的数据来看,房地产项目占钜派总产品的比例目前已经下降至20%左右。而非外界所说的占比60%左右。

今日财富记者/徐英霞 马一居

祖籍山东曲阜,在台湾地区出生,美国念书,在瑞士、***和我国的台湾、香港、上海、深圳、广州工作,颜怀江是一个“地球人”。

 

颜怀江的另一个身份是中盟磐合家族办公室创办人。其从事家族办公室工作已经二十多年。磐合家族办公室是一个多家族办公室,直接和间接管理的家族已经有230多家。

 

作为行业的先行者,颜怀江认为要有传教士的精神。为了让大家理解家族办公室,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颜怀江会在清华、北大等高校直接教授一些课程,也会去培训专业的理财从业人员。他认为家族办公室作为一个舶来品,前期需要做很多市场教育工作。

 

“在中国家族传承方面,目前**的需求是保全,然后才是传承。”鉴于国内的家族办公室还处于一个启蒙的阶段,颜怀江认为需要一段时间去沉淀和发酵。“很多中国内地家族企业在考虑传承时,常常忽略财富传承是有三种权利,分别是:管理权、拥有权和受益权。下一代到底期望传承的是哪一种财富权利呢?或者是否有能力传承呢?相信不少企业家都很少考虑到这些问题。”

 

以下为专访全文:

 

《今日财富》 :家族办公室的常规服务都有哪些?

 

颜怀江:家族办公室的常规服务大概可以分为这几个,首先,资产管理是最基本的,这是家族办公室最基本的功能。第二个是财富的代际传承,就是要把财富顺利地传到下一代,代际传承的规划设计在家族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税务规划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税务规划的实际意义在于,我们名目上持有的资产与实际上可以放到口袋中用的资产之间是有极大的差距的。当我们的资产国际化的时候,以及资产所有权国际化的时候,如何把这个差距和耗损缩短减少,财务和法律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再有就是特殊目的的基金会、家族企业的管理、家族二代的教育、法律服务,等等,这些都是家族办公室的一些基本的功能。只是每个家族关注的角度、需要的服务不尽相同。

 

《今日财富》 :家族办公室的开发是否已经形成了一个成熟的模式?

 

颜怀江:家族办公室的开发一般还是很复杂的,尤其是随着家族成员的国际化,它的国籍及居住地的国际化,家族面临的不再是单一的法律而是各国的税法。还有就是资产形态的多样化甚至全球化。面对诸多境外的工具,国内的企业家还比较陌生。国外金融产品的逻辑和国内不同,所以,家族办公室就是要去协助客户掌管他的财富。

 

《今日财富》 :现代的家族财富管理与传统的财富管理最为核心的区别在哪?

 

颜怀江:在家族财富管理这个领域里面,和原来的财富管理有很大的区别。比较传统的财富管理比较关注的是资产的增值。就是我委托你管理我的资产,你能够为我创造多少利润。但是在家族财富管理的层面,更多关注的是家族成员,关注人,关注人与财富之间的关系。所以“结构化”的管理系统在家族财富管理中非常重要。

 

《今日财富》 :那结构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呢?

 

颜怀江:其实每一个家族都有一个核心的它要保存的东西。可能是一个有形的资产也可能是一个无形的价值观或者家训。家族会透过一连串的结构把它保护起来,因为只有被保护被梳理的财富才能被保全,被保全的财富才能被传承。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架构非常的重要。

 

《今日财富》 :你接触到的中国企业家对家族财富管理都有哪些要求?达到这些要求的难点在哪里呢?

 

颜怀江:中国企业家希望实现“富过三代”的目标。其实“富过三代”就是一个共富贵的过程,就是让家族成员能够共享荣华富贵。在财富增长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和谐就会变得很重要,家和万事兴,这是家族想要保存的东西。

 

还有就是希望家族的财富能够保护起立对抗一些风险。不见得是理财失败,因为家族可能会因为某些家族成员婚姻的不稳定而流失家族财富。有些人要避免因为家族成员婚姻不保或者一些连带责任导致家族财产流失。这样的财产在定义上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叫做家族集体共有财产,一部分是家族成员的个别资产。家族成员的个别资产倒好处理,重点是家族成员的的集体共有资产。如何保持它的完整性?必须要对抗家族成员人生的风险,比如说婚姻、债务、疾病或者是意外殒命。

 

每一个家族希望保存的东西不一样。但是无论怎样,当你把财富管理计划或者规划拉长到50年或者100年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问题不在于报酬率,而是在很多相关的法律税务方面,甚至还有结构的问题。中国过去考验的是企业家创造财富的能力,而未来十年考验的是企业家保存财富、传承财富的智慧。

 

《今日财富》 :提到了企业家,那家族企业和家族财富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颜怀江:在全球的研究中,家族企业能够富过三代的其实只有10%,能够持续增长的更少,只有3%,大部分80%的家族企业消失了。但是,家族企业的消失不代表家族财富的消失,其实家族财富包括得更多的不是家族企业,家族企业在家族财富创造的初期所占的比例比较高,但是渐渐的随着家族企业的交接班,也因为家族成员的改变或能力的限制,可能金融资产的比例会变高,尤其我们国内的企业,目前企业重资产的比例非常非常高,如何从重资产转到轻资产,便于保存,便于抵抗市场的风险,便于流通,便于传承,这是现在我们所有的企业家思考的问题。

 

《今日财富》 :目前,华人地区财富传承的状况如何?

 

颜怀江:华人地区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台湾、香港(地区),范国宏先生做过一个研究报告,他将这三个地方,三十年中,二百五十个上市公司的家族企业来做一个分析,会发现在交接班的前五年,到接班后的三年,就是第一代准备传第二代准备承的这八年间,这二百五十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平均减损60%。这是一个非常令人不愉快的数字。也就是说,上市公司它有那么多的智囊,有那么多的专家的协助尚且如此,那么对于尚没有开始规划思考的民营企业家来说问题就可能更严峻了。

 

《今日财富》 :你怎样看待传承呢?

 

颜怀江:我认为传与承是两件事。第一代管传,第二代管承。这个传和承怎样对接是存在难度的。什么叫做传承呢?打个比方,就如同第一代坐在驾驶座上,要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第二代交换位置,并且不能减速。你认为容易吗?不容易的,没有练习不行。传与承,在我们想要做和真能做之间的差距是很大的。关于传与承或者交接班,国人的定义基本上是混合的,它把经营权、所有权、收益权绑定交班。但事实上,从接班人的角度来说,可能他只想要所有权和收益权,不想要经营权。可能是接班人主观上的意愿或者是客观上的没能力。现在我们又发现,有好多第一代的企业家是主动不愿意交班的。他们希望第二代能够掌握财富,但不希望下一代再陷入做生意的复杂的圈子里面。所以最近几年,传承的问题是企业家们比较头疼的问题。

 

《今日财富》 :目前中国家族办公室的发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上呢?

 

颜怀江:家族办公室在国内以很多种形式存在,有些大集团董事长的战略发展室,里面三五个人做的是董事长个人的事情,可以说它是一个单一家族办公室的雏形。也有很多第三方声称自己是家族管理办公室,协助数个特定的家族去打理资产。家族办公室最终是要服务财富所有者,这个“者”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数个人。国内相对比较单纯,因为大部分创造财富的第一代都还在。所以,在沟通做决策的过程没有那么复杂。但是也不容易,因为观念还需要转变。

 

国内的家族办公室我认为它是处于一个启蒙阶段。需要一段时间去沉淀和发酵,就像一个大草坪一样,一群人从这头走向那头,哪一条道被踩平了,数年后这条路就是中国式家族管理办公室道路。因为家族办公室是一个舶来品,它在欧美发达市场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国外的东西你很难照搬到国内来使用,中文化是没用的,必须要中国化。而中文化到中国化需要大批的实践案例支持,我认为它是一种归纳法,它不是一种演绎法,它一定是归纳。

 



加载中

今日财富

  • 联系电话:021-61873425
  • 联系地址:上海浦东新区花木路1883弄96号
最具商业价值的财富管理媒体
扫码关注我们